雍正六年曹家为? 曹家历史6? 何被抄

财经秘史 2019-09-0394未知admin

  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谕着江南总督范时绎查封曹頫家产。按照当时的驿递条件,上谕到江宁,江南总督范时绎执行查抄当已在雍正六年正月十五日元宵前一、二天。江宁织造曹家究竟是因何被抄的呢?论者意见不一,大致有两种意见;政治原因说和经济原因说。

  持政治原因说者认为,曹家三代系康熙帝的心腹,康熙帝一旦故去,曹家即失去了政治靠山。雍正帝一上台即穷治康熙朝的旧臣和诸王子,特别是其政敌允禩、允禟、允禵。而曹家与允禩、允禟、允禵等王子均有往来,被雍正帝疑为政敌亲信,因而予以打击,借亏空及骚扰驿站为名查抄曹家。

  持经济原因说者则以为曹家被抄纯系经济罪案:一是曹頫在织造任上亏空了巨额帑银未能及时补完;二是骚扰驿站,多索银两。雍正元年六月,曹頫之舅、曹家历史6苏州织造李煦即因亏空帑金45万两而被革职抄家、抵补亏空。十二月, 两淮巡盐御史奏称本年曾两次解过江宁织造银85120 两,部议令曹頫解还户部,后准其分三年带完。雍正五年十一月,曹頫督运龙衣进京,经过长清县等处,于勘合外多索夫马、程仪、骡价等银四百余两,为山东巡抚塞楞额所参奏。曹家历史6两案俱发,雍正帝乃令曹頫停职受审,十二月二十四日又下谕查封曹頫家产。

  综观上述两说,前者将曹頫之被抄家放到雍正前期整个政治历史背景中考察,强调事物之间的联系和相互影响,其方法是正确的,然结论多系推测,缺少直接文献证据。后者则否定政治原因的存在,因为曹頫亏空大量帑银及骚扰驿站均明见于历史档案而政治罪案查无实据。然而后说审慎有余而通变不足,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可能只是一种潜在因素,不一定明文载于档案,但它对事物的发展方向可能起相当大的、甚至是决定的作用,实不应忽视。1986年大连图书馆发现雍正六年六月十一日总管内务府关于曹頫等骚扰驿站案的题本,从中发现曹頫骚扰驿站仅是革职处分,与其抄家并无必然联系,至少并非因果关系。而曹頫亏空已是多年旧案,雍正帝已经批准曹頫逐年补完,如无新的亏空,也难以此为借口抄其家资,更何况后来实际抄家所得(约值银4500两左右,乃笔者按李煦抄家清单内土地、房产估价数对曹頫家产估算)又全部赏给了后任江宁织造隋赫德,并未按惯例抵补亏空。上述两说都有其不足之处,因而笔者提出了第三种意见。

  曹頫之所以被抄家,实际原因有二:其一,雍正帝怀疑曹頫结党附托、造言诽谤,因而厌恶曹頫,曹頫的亏空与多次失职(缎匹轻薄落色等)更加深了雍正帝对曹頫的恶感。雍正五年正月,受命监视曹頫的两淮盐政噶尔泰在密折中报告:“访得曹頫年少无才,遇事畏缩,织造事务交与管家丁汉臣料理。臣在京见过数次,人亦平常。”雍正帝旁批:“原不成器”、“岂止平常而已!”厌恶曹頫之情已十分明显。再加曹頫在督运中骚扰驿站,多取银两故令其停职交吏部及内务府严审。其二,在曹頫离职受审时,曹家内部有人向雍正帝告发曹頫转移家财,引起雍正帝震怒,以至下令抄家。这两条原因,前者为远因,实际上包括了上述的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原因;后者为近因,乃抄家之真正导火线。这从雍正帝十二月二十四日下达的抄家上谕可以看出:

  奉旨:江宁织造曹頫,行为不端,织造款项亏空甚多,朕屡次施恩宽限,令其赔补。伊倘感激朕成全之恩,理应尽心效力;然伊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有违朕恩,甚属可恶!著行文江南总督范时绎,将曹頫家中财物固封看守,并将重要家人立即严拿,家人之财产亦著固封看守,俟新任织造官员绥赫德到彼之后办理。伊闻知织造官员易人时,说不定要暗派家人到江南送信,转移家财。倘有差遣之人到彼处,著范时绎严拿,审问该人前去的缘故,不得怠忽!钦此。

  细读此抄家上谕,可知曹頫被抄家没家产之直接起因实乃上谕中后复细述的“转移家财”、“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因而使雍正帝认为曹頫“有违朕恩,甚属可恶”,这才下谕封其家产,予以严惩。

  雍正帝身为人君,当不至在处理一包衣奴才时信口造谣,上谕斥责曹頫“转移家财”必得之于他人密报。密报者为谁,上谕并未提及,亦未见其他史料记载,然从各方面情况分析,密报者很可能系曹氏家族成员。因为“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此等隐秘之事外人一般何从得知,唯自家人了解最为详细。而上谕严令将曹頫“重要家人立即严拿”、“家人之财产亦著固封看守”,惩处及于曹家奴仆,故可推知此告密者非曹家下人。且上谕又有“伊闻知织造官员易人时,说不定要暗派家人到江南送信,转移家财”诸语。“织造易人”在十二月十五日,此告密者在数日之内已将曹頫意向探明并报告雍正帝,必系雍正帝近臣且与曹頫关系极为切近之人,亦即系曹氏家族成员且在内务府任职者。

  根据曹雪芹家世研究的成果,我们知道曹氏家族的内部矛盾由来已久,且相当尖锐。曹玺二子曹寅和曹宣(荃)、曹宣之子曹顺等与曹顒、曹頫两代兄弟不和,连康熙帝也知道曹家内部兄弟不相和睦的情况。因而康熙五十四年初为曹寅挑选嗣子时,康熙帝特另指示“务必在曹荃之诸子中,找到能奉养曹顒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明令不准“不和者”入嗣,康熙帝所称的“不和者”,曹家历史6很可能就是曹荃的长子曹顺,他在八、九岁时曾过继为曹寅之子,后来曹寅有了亲生儿子曹顒,又将他退回曹荃本支。因此向雍正帝密告曹頫“转移家财”之人很可能就是曹頫的亲长兄,被康熙帝称为“不和者”而取消了入嗣曹寅的资格、因而对曹頫怨愤妒羡欲得之而后快的曹顺。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说,尚未有明确史料记载发现。但曹顺此后即升任内务府郎中兼骁骑参领,或与密告出卖亲弟曹頫有关。当时曹家在内务府当差者尚有曹颜、曹颀、曹宜等人,在曹頫抄家案中他们有否落井下石,目前尚难完全排除其可能性。

  总之,曹頫在雍正六年初被抄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政治原因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亏空和骚扰驿站两个经济问题是其表面的原因,而家族之间的内部矛盾是抄家的导火线。片面地强调其中之一而否定其他原因,是不妥当的。

网站首页 历史频道 国内秘史 国际秘史 娱乐秘史 财经秘史 体育秘史 文化秘史 军事秘史 房产秘史 教育秘史 历史朝代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历史小说 人类历史 历史典故 历史故事 历史人物 历史意义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