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牛钉子屋今晨拆除:路中14年 90分钟拆完? 最牛钉子屋今拆

财经秘史 2019-10-09141未知admin

  荔枝新闻讯 (来源:江苏新闻广播 记者/钱一鸣)今天(9月18日)凌晨0点8分,挖掘机轰鸣声中,位于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沪亭北路上的最牛钉子楼正式被拆除,这场僵持了14年的拆迁拉锯战终于告一段落。张新国一家最终也没再回来看一眼。

  采访最后,记者问老张,最牛钉子屋今拆除如果14年前你家就签了协议,现在日子会怎样?老张想了很久,没说话。最牛钉子屋今拆除

  挖掘机轰鸣声中,这栋上海最牛钉子楼正式被拆除,僵持了14年的拆迁闹剧告一段落。

  9月15日,对上海松江九亭镇的张新国一家来说是个忙碌的日子。搬家一个多星期,今天是动迁办责令搬出的最后期限,大件明明前两天就搬完了,可屋里还是有着似乎永远也搬不完的相框、脸盆、大米、煤气灶70岁的张新国踩在自制的木梯子上,把沿着房屋铺设的一根根电线剪下来,盘好。“这些都是我自己拉的,剪下来还能卖废品。

  房屋拆迁的日子定在9月18号的凌晨,问老张,那天还回来看看吗?“不回来了,回来干嘛?”路过的不少车辆都停下来,对着这幢树立在宽阔的、双向四车道马路上的,有些魔幻主义的三层小楼拍照留念沪亭北路上的,这次真要走了。

  张新国踩在自制的木梯子上,把沿着房屋铺设的一根根电线剪下来,做搬迁的扫尾工作,旁边一辆公交车为了绕开房屋,从他身边飞驰而过。

  “坚守”14年,上海九亭镇的钉子楼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然而,9月8号,一条《“上海最牛钉子屋”即将拆除》的新闻却再次把老张家推上了风口浪尖。僵了这么多年,说拆就拆了?“6000万补偿款”、“10套安置房”,一时各种传言甚嚣尘上。事实上,3套大中小共280平米的房子,一套120平米的多子女政策补偿房,共计400平米4套房子每平米4500元的购买权;230万拆迁补偿款;40万装修补偿费。

  为了避免交通事故,交通部门特意在离房子一定距离的路面上设置了隔离桩,硬是给房子让开了一段路。

  外人看来已经颇为丰厚的补偿,和老张的预期差距仍然不小。按照张新国最初的想法,自己有一儿一女,女儿虽然出嫁了,但户口并未迁出,应该按照两户人家来计算。

  “我女儿找了个没有房子的城里男孩,他们虽然住在我家,但应该按单独一户人家算。”按当时的政策一户人家三套房,自家应该分得6套。但张新国的想法并没有得到九亭镇动迁办的认可,按照政策,女儿的户口只适用多子女补偿政策,仅能分到一套房子。

  “14年前谈的拿多少,现在拿的还是多少,信不信由你,我后来退步到5套,也不行。”谈补偿时,张新国话里透着无奈。

  过去一周,老张家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亲戚、朋友问情况,居然还有别的拆迁户来讨教经验。”儿子徐军说。不仅如此,每天至少还有两三批记者找到家里:“无所谓了,反正就是来看看热闹,我们家早成了全上海的笑话,现在无非是全国的。”徐军的话里,半分自嘲半分气。

  拆迁前夕,路过的行人与车辆不少都会停下来驻足围观,好奇打量这栋最牛钉子楼

  相比儿子,张新国的态度更加复杂:“打车要到这附近,只要说去九亭镇,司机就知道去哪了。走到外面人家第一反应,你就是那个。无所谓嘛,你说我最牛,那我就最牛好了。”

  说话间,张新国找出一本媒体报道集,上面全是与自家相关的报道。“我这个的称号,最早还是你们江苏媒体给的呢。”随后,他翻出了一份2011年江苏某晚报对此事报道的报纸复印件向记者展示。对“”这个称号,老张很不在意,又很在意。

  每天像睡在铁轨上 半夜被车撞上房子“睡在铁轨边上,那种老式火车轰隆隆地经过是什么感觉,我们这么多年睡在这里就是什么感觉。”老张的儿子徐军把最后一件行李扔进面包车,松了口气。沪亭北路的车流量本来就大,双向四车道的马路,到了老张家这里,变成了两车道,车辆走东边的道,行人和自行车走西边的道。遇到修路时,马路上搁一块铁板,车子轧过,轰隆隆地响。

  沪亭北路车流量极大,且不乏大型卡车,晚上睡在路中央的房子里,噪声极大

  四车道的路,因为突然有栋房子矗立在马路中间,这里常年交通事故不断。曾经有车辆因为躲闪不及直接撞上房子的水泥桩,翻倒在地。最近一次,一辆出租车半夜撞到了老张家楼下的泥地里。最后张新国还要配合交警调查。

  车辆为了要绕开张新国家的房子,通过这段道路时4股车道汇成两股,车流量又大,稍不小心就容易出事故。

  吴春余是老张家的亲戚,也是过去同村的老邻居,2003年,老吴早早签了动迁协议,如今已经住了十多年新房,得知老张家即将搬迁,他特意赶来帮忙:“别说现在没多分到房子,就算多分到一套,就真的值了吗?他们这一大家子人,这14年都住在这边,生活质量肯定是下降的,过日子也不只靠房子嘛。”

  “我需要什么?我当然要房子,但房子可以好好谈的,我最需要一个好态度。”态度,是张新国反复强调的一个词。“一直都想搬走,但镇上对我冷处理,我有我的诉求,但可以商量,他们好几年对我们不闻不问,根本没人来管我们。”

  这是张新国的心里话,他说自己顶到最后,甚至已经不再纠结补偿多少、几套房子的问题,纯粹是不争馒头争口气。转折发生在一年多前,“钉子户”所在的九亭镇更名为九里亭街道。

  陆辉是九里亭街道动迁办主任,近年来,他常常没事就到张家登门拜访。不谈动迁的事,只是聊聊家常,关心老人们吃得可好、住得可好。“不签协议没关系,关键是你们保重好身体”。每次陆辉和街道办副主任徐民强来家里,聊完天临走时都会这么说。

  在新任动迁办领导的劝说下,老张一家最终开始搬家

  今年8月21日,陆辉、徐民强两人与张新国一家进行了一次关键性的“恳谈”,如果不搬,就要启动强拆程序,到时可能根据法院判决得两套房子,还有两套就没了。

  “当然有无奈,但是至少街道的领导们是重视这个事情的,最牛钉子屋今拆除愿意来跟我们谈,这一点至少让我们心里很舒服。”张新国说。

  拆凌晨0点8分,挖掘机轰鸣声中,位于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沪亭北路上的最牛钉子楼正式被拆除,这场僵持了14年的拆迁“拉锯战”终于告一段落。张新国一家最终也没再回来看一眼。

  采访最后,记者问老张,如果14年前你家就签了协议,现在日子会怎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举报邮箱:/p>

网站首页 历史频道 国内秘史 国际秘史 娱乐秘史 财经秘史 体育秘史 文化秘史 军事秘史 房产秘史 教育秘史 历史朝代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历史小说 人类历史 历史典故 历史故事 历史人物 历史意义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