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逃离永安

国内秘史 2018-11-02206未知admin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侦探推理网游动漫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其他类型文学名著肉文辣文┊

  刚过寅时不久,江家的武士们就一队队开始集合起来,检查随身的装备,同时活动一体,等待一个时辰之后的决定性时刻。下了一夜的暴雨这时也已经停了,只是还有一点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

  耿思敏的叫喊把江寒青从睡梦中唤醒过来。抬起还有点晕沉沉的脑袋,江寒青艰难地回答道:「好!起来了!」

  用力摇晃了一会儿脑袋,江寒青的神智这才开始逐渐恢复,发现他已经是躺在自己的床上,想来是江凤琴扶他回来睡下的。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江寒青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姨妈阴玉姬知道了他的事情。他不由狠骂一句道:「江风琴这死!这次可把老子害惨「」本来按他的计划,昨晚应该在阴玉姬隔壁和静雯干一场,以此来挑逗阴玉姬。

  他和静雯的关系是大家都确认了的,不愁阴玉姬会有过激反应。可是被江凤琴这么—搞,居然让阴玉姬知道了自己的事实,谁知道阴玉姬日后会怎么对付他?

  「反正小姨都知道了我的事情。一不做二不休,以静雯作要胁,先把她给「只有了既成的关系,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抓住机会就慢慢调教,不愁她不乖乖成为我的听话的女人!」

  江寒青脸皮也真够厚,居然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应一般,神态如常地走到阴玉姬面前,向她请安问好道:「小姨,您昨晚睡得可好?」

  阴玉姬并不知道昨晚江寒青是中了江凤琴的。在她看来昨晚江寒青所干的事情纯粹就是对她的一种挑衅,一种羞辱。这样一来,江寒青此时的问安,在她眼中也变成了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一种炫耀式的举动。—夜之间,这个她往昔宠爱有加的姨侄儿就变成了她最憎恨的物件,同时在她心底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畏惧。

  斜眼瞥了一下江寒青,阴玉姬随口「嗯」了一声表示回答,也没有说什么话,迳自扭头向女儿的房间走去。

  江寒青苦笑一下,心里道:「完了!看来除了之外,想要引诱小姨是没有什么机会了!都是那个江凤琴搞的鬼!」

  他回过头来,却刚好见到江凤琴站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正望着他眉开眼笑的,显然对于昨晚她一手纵的事情十分得意。

  江寒青对她恨得是咬牙切齿,狠狠瞪了她一眼,掉头往院子外面走去,心想:「该死的女人,不知道她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且看你后面还耍些什么花样?」

  白莹珏和丫鬟兰儿此时都急忙跑了过来,跟在他的身旁等候吩咐,江寒青停下脚步对她们俩道:「你们快去催催那些夫人小姐们,让她们赶快收拾好了,都去院子外面会合。

  耿思敏挺胸答道:「少主,只要您一声令下,弟兄们立刻就可以出发「」江寒青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以示赞赏,说道:「你先不要急,还要等老爷子的命令呢!」

  耿思敏向四周瞄了一下,踏上一步压低声音对江寒青道:「少主,昨天我跟您说的事情,您考虑清楚没有?可千万不要让老爷子占了便宜啊!您……」

  江寒青警惕地扫视了一下旁边的情况,抬起手来示意耿思敏不要再多说,嘴里低声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千万不要再提,免得人多耳杂,被别人知晓!」

  林奉先回答道:「我刚刚去周围看了一下,各个院子的弟兄们都已经起来了。全都在整队集合,准备待会儿出发。」

  正说话间,远远地却看到一群人行了过来。江寒青定睛一看,那不是父亲江浩羽带着人过来了。江寒青急忙快步迎了上去。

  江浩羽不耐地挥了挥手,示意儿子赶快去办,嘴里念叨道:「还有半个时辰就要行动了!让她们都准备好!」

  江寒青转头吩咐林奉先道:「你!赶快去催催院里的女眷!让她们一柱香内立刻收拾好东西,出来集合!」

  江浩羽点头道:「已经派人出去看过了!皇宫和王家那方一切正常,城门口也没发现有异常现象。倒是李家院子里有点乱轰轰的,估计和我们一样都在进行撤离之前的准备工作。」

  两个人哈哈笑了几下,江浩羽对儿子说道:「为父已经将一切都布置好了。到了卯时的时候,家族里的武士就一起从东、南两个方向杀出去,直冲东、南方向的各个城门。等他们冲出去的同时,我们就立刻从地道出城」

  江浩羽满面不悦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嘛!凤琴和奉先今天跟青儿走,青儿会好好照顾他姑妈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江浩羽厉声斥责道:「怎么?你是不听我这家督的话?你的妻子是我的亲妹妹,青儿的亲姑妈,难道我们还会害他不成?青儿那队人马已经安排了最优秀的人手护送,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林鸿宾低垂头颅,轻声道「小弟不是担心!只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小弟想,最好还是能够陪在……」

  江浩羽愤怒地挥了一下手,打断林鸿宾的说话道:「你不必再说了今天无论如何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立刻赶回你手下那里去,看见信号起来就立刻冲杀出去。如果保得性命,你自然能够见到凤琴和奉先母子,否则……」

  在他转过身子的一刹那,江寒青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充满仇恨的光芒不再理会林鸿宾,江浩羽侧头对儿子道:「你再去看看那群女人可有收拾好东西?磨磨蹭蹭要到几时?」

  江寒青回应道:「这个孩儿早就考虑过了。一出到城外稍微安全的地方,孩儿就会想办法为她们准备一辆大车。」

  江寒青无奈道:「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其他办法?这些夫人、公主难道还能和武士一样长途跋涉?怕是还没有走出五里地,她们就腰酸腿软了吧!」

  这时有一个武士奔到江浩羽面前,躬身行礼道:「家督大人,家族仍留在京城大院里的全部武士—千多人都已经准备完毕,只待大人一声令下便可以冲杀出去。」

  一声令下,武士们立刻将打好的包裹甩到背上,然后扶持着那几个贵夫人们以减轻她们的负担。一行人紧紧跟在江浩羽父子身后,急匆匆地来到了江浩羽的院子外。

  这时院子外已经聚集齐了家族武士的大小头目,江浩羽示意江寒青将他的一队人带进院子里,自己则留在院子外面向那些武士首领们最后一次交待任务。

  江寒青进了院子之后,命令手下将身后的院门暂时关闭,然后将所有男女都聚集到身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大家的表情,发现几乎每一个人脸上都像刻着两个字「紧张」。

  江寒青先轻笑了一会儿,试图以此缓解大家的紧张情绪,然后才开口说道:「其实大家现在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待会儿杀出城的事情,是外面那些人去做!

  江凤琴的提问立刻道出了大家的心思:「难道我们是要在城里找个地方藏着,等避过一些风头再出去?」

  江寒青得意道:「是啊!我们是不用杀出城啊!因为我们是从地道出城,连敌人都见不到一个,何能厮杀一说?」

  听到江寒青这么一说,几个胆小的女人忍不住就要击掌叫好。幸好江寒青看到她们提起双手的动作,就知道她们想要鼓掌,便立即出声制止道:「千万不要出声!外面那些弟兄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因为年轻而仍富有正义感的林奉先忍不住愤然道:「那就是说让外面那些弟兄冲出去送死,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从而让我们安全通过地道逃出城外?这不等于是出卖了外面的弟兄们吗?」

  江寒青没有理会林奉先,转头对耿思敏道:「思敏,这地道自从建成之后还没有使用过,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你待会儿带两个兄弟走前面探路,注意不要和我们在后面的人离得太远。」

  耿思敏得意道:「这次逃离京城,一路上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所以白天的时候我已经让弟兄们每人身边都要带一支小火把!」

  耿思敏笑笑正待再说点什么,江浩羽却已经推开院门走进来道:「卯时马上就要到了你准备好了!我就要叫他们发响箭了!」

  江浩羽点点头转身退出了院子。不一会儿一支响箭就呼嘣着直飞云霄,标志着大夏帝国撤底崩溃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过,该布置的事情也早已经布置妥当。此时江浩羽也没有什么再对属下啰嗦的,拔出长剑对围在他周围的武士首领们下令道:「为了家族,为了你们自己,冲!」

  武士首领们躲的一声答应之后,便飞速往各自的队伍奔了过去。不一会儿,江家的武士队伍就按照预先的计划一队接一队从江家大院的东、南二门冲杀了出去,矛头直指永安府东、南两段城墙上分布的数座城门。

  跟在武士队伍后面的,还有那些没有来得及在事变之前离开京城的老弱妇孺,虽然数量比之当初在京城的总人数来看已经是显得不太多,却也还有足足两、三百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紧张而又充满期望地跟在武士队伍后面,希望家族的武士能够替他们杀开一条血路逃出京城。尽管他们各自对未来都有完全不同的打算,但是只要出了京城,这些人就觉得自己有了活命的希望。他们中的一些人计划通过艰苦的跋涉逃往西域,在他们想来,这样艰危的时刻,他们能够从京城逃出,不远千里到西域投奔主子,将来一定会受到主子的重用。另一些人却不看好江家的未来,他们准备出城之后就逃回自己的老家,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虽然占绝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跟在武士队伍后面逃命,但是,还有小部分胆子比较小、行事也比较隐重,在京城里又有信得过的亲朋好友的人却选择了逃避。

  这些家伙在一个月前就发现形势不妙,便提前联系好了京城里的亲朋好友,要求到时候能够给一个藏身之所。如今这些人混在人群中冲出了江家大院之后,便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偷偷掉在了队伍的后面,然后瞅准机会就顺着阴暗的街道溜向了当初选好的藏身之地。

  看来王家和翊宇方面确实没有想到江、李两家会提前行动,江家这群武士—路上除了碰到过几只小股的巡夜禁军士兵,并没有遭遇任何真正的抵抗。他们只有在一口气冲杀到城门口后方才会遇见大规模的阻击。不过那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而另一方面,江浩羽在命令手下武士冲杀出大院之后,迅即带着自己选定的十来个亲信武士溜进了院子里。

  进了议事房之后,江浩羽立刻直奔到正中的坐榻。他平日主持家族会议时就高高坐在那个榻上俯视属下众人。

  耿思敏答应一声,带着两个手下武士,点燃早已经准备在身边的火把,毫不迟疑地钻进了黑黝黝的地洞中。

  江浩羽向周围招手道:「大家准备好,我们也跟着下去」这时其他武士也纷纷从身边摸出准备好的火把将之点燃。

  江寒青从身边武士手里接过了一支火把,带头钻进了地洞中,跟在他身后的是林奉先和几个武士。再后面就是那十来个女眷。江浩羽带着一大群武士走在最后。

  进入地道口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段狭长的石阶。斜斜的石阶坡度很大,直插向黑乎乎的地底。耿思敏他们显然走得很快,这时候江寒青已经看不到前面有丝毫的火把亮光。

  江寒青高举火把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大喊道:「耿思敏耿思敏声音激荡在狭窄的地道里,震耳欲虽,回音直传出好远。

  等了一会儿,听到了前面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传来了耿思敏的回话声,江寒青才放心地领着众人继续往前走。

  地道斜着向下走了约十五、六丈就开始变平,江寒青估计了一下,此时距离地面应该已经有近十丈的垂直距离,不由喷啧称奇,真不知道老袓宗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在京城里面完成了这么恐怖的一项地下工程。

  这条地道的通风措施十分出色,数百年没有人使用过的地道,江寒青他们几十个人打着火把钻进去之后,只是觉得得空气的味道污浊难闻,却并没有觉得气喘头晕。让江寒青对最初十分担忧的地道里的呼吸问题彻底放下心来。他向左右的墙壁和顶部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才发现在地道顶部,每隔十余丈的距离就有一个碗口大小的通风口,也不知道这些通风口是通向地面的什么地方。江寒青心里对当初施工者的技术之巧妙不由得又生出一番赞叹。

  地道开始的时候弯弯曲曲绕来绕去的,又很狭窄只能容一人通行,而且地面也不平整。一个习武的男人还没怎么样,那群养尊处优的贵夫人却走得是叫苦连连,甚至一个小小的土坑都会吓得她们惊叫半天。江寒青和江浩羽虽然分别在队伍的前、后两端连声呵斥,却也是没有办法。

  不过还好,在这队人马摸索着走了大约一里之后,地道却慢慢变得宽阔起来,到后来居然可以容三、四个大汉并行,而且路面也变得平整起来,笔直一条向前延伸。

  众人这时都长出了一口气,没有谁不愿意走宽大的道路。一众女士更是发出了欢快的轻呼,足可证明心中的喜悦之情。

  这时江浩羽见到路面变宽变平,便在后面叫嚷起来道:「快!大家开始跑吧!上面应该已经杀得火热了!行动要加快一点!快跑!」

  于是在他的命令下,几十个人不论男女都开始跑起来。可是那些贵族女人们又哪里能够跑快?虽然她们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所以也咬紧牙关苦撑,无奈身体素质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无法跟上武士们的脚步。

  江寒情在前面边跑边回头看,发现除了林奉先和几个武士紧跟在他身后,其他的人都因为照顾那些女人而远远掉在了后面。他是又气又急,停下脚步向后面高叫道:「跑不动的女人统统由男人背起来!后面的武士一人背一个女的,快点丨不要再耽误时间「……」

  由不得那些女人们表态,早已经心急如焚的江家武士们立刻一人一个将女士们扛到了肩上,迈开步子往前飞奔。这一来前进的速度顿时以倍数增加。

  虽然知道耿思敏带着两个武士在前方探路,江寒青还是小心地停下了脚步,让后面的人都暂时停下来。就只有他带着林奉先和另外三个武士向前摸去。走过去大约十来丈,隔着火把光亮发出的地方还有一大段距离,江寒青便听到前面有人呼喊道:是少主嘛?听来正是耿思敏的声音。江寒青这才放心地加快脚步赶了过去。走到耿思敏身边才发现他所站的位置原来是地道的一个分岔左端的地道继续平顺地向远方延伸,而右端的路面却开始斜向上抬升。少主,怎么办?走哪方?

  耿思敏无奈的问江寒青道江寒青看了看俩个方向,两端都不知道还有多长的距离,不过从走势看来右边那条地道应该是开始斜伸向地面,想来距离不会太长了。

  江寒青问耿思敏道:从大院到这里有多长距离耿思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这个…这个江寒青也知道这样问人家是有点强人所难,便不再追问,转口道:思敏,我在这里守着,你走右边上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江寒青回头发现后面的人还停在先前的位置并没有跟上来,便吩咐林奉先回头去把所有的人都带过来。他则用力估算走过的路程远近。

  江浩羽叹气道:「你祖父将这个地道的秘密告诉我之时,可没有告诉我里面会有这么一个岔路口。唉!想来他也不清楚……」

  正说到这里,突然听到右边地道传来一阵迅疾的脚步声。虽然知道应该是耿思敏的脚步声,所有的人心里却都还是忍不住为之一紧,武士们一个个都紧紧握住了腰间剑柄。

  还没有等到人出现在众人视线范围之内,地道里面却已经充斥着耿思敏惶急的大叫:「快逃!快逃!御林军!御林军追来了!」

  江家众人完全不知道右边那条地道里是什么情况,听耿思敏这么只间声不见人的一叫嚷,顿时全都脸色苍白,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为什么这地道里面居然会出现御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往左边的岔路跑过去。背李华馨那个武士由于太过紧张,随便将李华馨往背上一甩,居然没有将她背好就开始迈步跑起来。这一来将一个李华馨的脚拖在地上拉着,疼得她大叫:「我的脚!哎哟!没有背好啊!好疼!脚!手也吊疼了」江寒青跟在后面简直心疼死了,要想换自己去背李华馨,无奈他现在功力全无,腿伤也还没有痊愈,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能再背一个人啊。只得是急忙赶上两步,用力拍了一下那个武士,叫道:「急什么!还没有背好呢!」

  那个武士这才放缓脚步,双手反放到身后,抓住李华馨的腰肢往上用力送了一下,这才好歹将李华馨好好背了起来,立刻又迈开步子向前狂奔。

  由于奔跑的距离太长,江寒青腿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疼,他的脚步不自觉的就慢了下来,到后来就开始一瘸一拐地慢了下来,居然掉到了队伍的最后。

  白莹珏无意中回头后望,却惊讶地发现江寒青似乎腿伤发作掉到了后面,忙招呼江凤琴道:「琴妹妹,你看青儿丨?」

  没等江凤琴反应过来,白莹珏已经掉头往江寒青跑了过去。江凤琴苦笑一下,只得也跟着掉头往江寒青的方向奔去。

  江寒青正因为腿饧发作而惶急不已,却见到白莹珏掉头向自己跑了过来,心里不由感激道:「还是莹姨对我真心实意啊!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之外,恐怕就只有她对我最好「—」

  这时江凤琴也赶到了两人身边,立刻协助江寒青趴到白莹珏背上。白莹珏背着江寒青立刻往前跑了起来,而江凤琴则用手往上撑注江寒青的身体以替白莹珏减轻背上的重量由于江寒青身躯长大,趴在白莹珏背上腿却拖在地上,虽然两个女人都身怀顶尖武功,这样背起来也不免速度大受影响。

  不一会儿后面就听到了有脚步声急速迫近,江凤琴一咬牙,停下脚步「刷」地一声拔出了长剑准备迎敌,却清楚看到身后追来的居然只有一个人,还高高举着火把,那不正是耿思敏,心里这才一块大石头落地,转身继续往前跑。

  耿思敏赶上白莹珏之后,看到江寒青背她艰难地背在背上,知道是腿伤发作的缘故,忙对白莹珏道:「夫人,让属下来背少主吧!您这样不方便,大家都跑不快!」

  白莹珏知道他所言非虚,这时候也不能客套推辞,忙在江凤琴的帮助下,把江寒青换到了耿思敏背上。这样一来,四个人前进的速度立刻提高了不少。

  江寒齐这才问耿思敏道:「你刚才怎么会隔着老远就嚷着御林军追来了!到底是怎么一回艰?这御林军怎么进的地道?他们有没有发现你?」

  耿思敏一边背着江寒青急跑,一边回答道:「属下顺着地道往前走了大约近两里路,地道里出现了一个大的拐角。属下转过拐角地道却迅速变窄只能容一个人侧身通过。脑下又往前挨了不到十丈远却发现地道到了尽头,前面是一堵砖墙墙壁。属下下为了探明出口就在墙上和四周一阵乱摸,摸了半天没有摸到什么机关,便随手大力在尽头的那堵墙壁上一拍。谁知那墙壁却在一阵响声之后倒了下去。属下心里正在高兴,却突然发现出口外面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里密密麻麻站立着不知道有多少御林军。这地道口开启的地方,居然就在领军将领身后不远的地方,正好面对着御林军士兵的方向。这一来所有的士兵都看到了我所在那个洞口,全都鼓噪起来。属下一见不妙,立刻原路退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叫,希望你们赶快走另——条路撤下去。」

  耿思敏道:「当时情势十分危急,根本来不及观察周围的情况!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那地方有点像皇宫!」

  江寒青一震之下叫道:「对!完全有可能!当初老祖宗们可能希望在造反的时候,能够利用这条地道直插皇帝的心脏。可是修好一直没有机会使用,所以这个秘密也就逐渐淡忘了!」

  用心想了一会儿,他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那个地道口太狭窄了。我穿着这布衣都是侧身刚好擦过,那些御林军士兵坚盔厚甲自然是过不来的。他们要想追过来,先还要将身上那全套盔甲卸掉,这可要花不少时间!」

  江寒青又道:「也许他们正忙着其他事情脱不开身呢!比如说……翊宇可能正准备动手干掉皇帝老儿呢!总之,他们没有立刻追下来对我们绝对是好事。我们要抢在他们追来之前,冲出地道去!」

  不知道又奔跑了多远,耿思敏已经气喘如牛,感觉快要挺不住的时候。前面的人突然全都停了下来,江寒青急叫道:「前面怎么了?怎么停了?」

  话音刚落,却听得前面轰隆一阵响声。一道自然的光亮瞬即闪过,原来却是已经到达了出口 .众人齐声欢呼道:「出口找到了!出口找到了!」

  出口处站着两个卫士正向外张望,见江寒青过来忙行礼道:「少主,这出口好像是一口旱井中。家督大人已经带着两个弟兄出去打探周围情况了。

  江寒青从耿思敏背上跳下来,在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地道出口。果然出口是建在一个旱井的井底,顺着井壁有凿好的两列供手足攀爬用的。江寒青抬头上望,从井口的狭小范围望出去,天色已经完全亮开了。

  正打算顺着井壁往上爬,上面却扔下两条绳子,父亲的脸出现在并口向下面道:「叫他们都上来吧。女人不会爬的,就用绳子绑着吊上来。后面的御林军是否真的追来了?好像并没有什么动静呢?」

  江寒青先将父亲的命令传达了下去,然后忍着伤痛自己爬了上去,一边爬一边道:「御林军应该暂时还没有追上来,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情。」

  江浩羽点头道:「对方没有立即追下来,盔甲应该是一个原因,但最主要的应该还是皇宫里有重要的事情发生。这样也好,给了咱们一点时间!抓紧时间行动,不要等御林军追上来可就后悔莫及了。」

  旱井所在的地方似乎过去曾是一座农家小院。如今却只依稀还能看到过去留下的地基,连墙砖都找不到一块了。看来这里荒废了至少几十年,也许是几百年前修好地道的时候就已是这个模样也说不定。离他们站立处一一十余丈外有一个不到十丈高的小山坡,其余三个方向全是平原田地,其中一个方向远远地还能看到几户农舍,估计那方是一个村子。这时雨虽然已经全停了,可是太阳却还没有出来,也就无从辨识方向。

  江浩羽指着远处的农舍道:「我已经派人去那里打探情况了。虽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有一点能肯定咱们已经成功逃出了永安府。」

  江寒青指了一下不远处那个小山坡,吩咐旁边站立的一个武士道:「你,跑去那个山坡顶上看看后面是什么情况。」

  这时并底的人上来得都差不多了,女人们更是全部都用绳子吊了上来。江寒青着急地看了一下有农舍的方向,说道:「怎么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要不然,咱们自己过去看一下。」

  前面的两个人一身平民装束,一看就自然是江家武士。而后面追赶的十余个人却穿着黑色的盔甲,手窣骑兵惯用的月牙弯刀。

  江寒青浑身一颤,骇然惊呼道:「鹰翼铁卫……」返回列表没有了崇尚高度自由的文学,但拒绝任何小说和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