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 红四方面军历史? 面军

国内秘史 2019-07-1198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与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并称,为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之一,仅红军时期歼敌88万,为第一,共计走出700多位开国将领。

  红四方面军以鄂豫皖苏区部队为主力组成,于1931年11月7日在成立。总指挥、政治委员陈昌浩、政治部主任刘士奇。下辖红四军(军领导由方面军总部兼任)和红二十五军(军长旷继勋、政治委员王平章),总兵力共4.5万人,不久,又建立红九军,全军共有六个师。

  1932年7月开始,以30万人的兵力,对鄂豫皖苏区发起围剿,这是第四次围剿战争的一部分。10月10日,张国焘在黄安县黄柴畈召开紧急会议,10月12日,迫于国民革命军的强大压力,红四方面军决定放弃鄂豫皖苏区,除留下红七十四师和红七十五师及各独立部队编成红二十五军沈泽民负责坚持游击战之外,军部和主力红十师、红十一师、红十二师和红七十三师等4个主力师及少共国际团共2万余人转战西进,取消各军番号。1932年12月在陕西和四川边界创建川陕苏区。

  1933年7月,红四方面军击败川军的三路围攻,力量迅速发展,遂将所辖四个师升格为军,依次改编为红四军、红九军(军长何畏、政治委员詹才芳、副军长、参谋长王学礼、政治部主任王新亭)、红三十军(军长余天云、政治委员)和红三十一军(军长王树声、政治委员张广才),又将川东游击队改编为红三十三军(军长王维舟、政治委员杨克明、副军长罗南辉)。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参谋长倪志亮。红四方面军接受张国焘为主席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1932年11月19日一1935年6月29日)领导。

  “六路围攻”失利后,国民革命军开始策划“川陕会剿”。

  1933年10月至1934年8月,红四方面军再一次击败以刘湘为首的川军的六路围攻,歼灭大量川军部队,并缴获众多武器物质,大大充实了红四方面军的实力,使川陕苏区到达顶峰时期,红四方面军辖5个军11个师32个团约5万人。

  1935年1月22日,长征途中的中共中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电令红四方面军“实行向嘉陵江以西进攻”,策应中央红军作战。接电后,红四方面军在广元县旺苍坝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迅速打造船只,解决渡江工具;收缩东线部队,主动出击陕南,调动敌人北移,创造渡江条件。红四方面军随即发动广昭战役,意图开辟川甘边根据地,战役受阻。红四方面军历史1935年3月29日至4月21日,红四方面军发起了强渡嘉陵江战役,歼灭川军近万人,占领嘉陵江以西大片地区。随后,红四方面军放弃川陕苏区,部队及撤出的苏区地方干部共计10万人西进,夺取茂县、理番县、松潘等地,开始长征。6月18日,红四方面军一部在与红一方面军会师。6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懋功县两河口召开常委会议,决定统一领导指挥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张国焘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陈昌浩任中革军委委员,原川陕苏区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历史结束。8月,两军混编共同北上,红四方面军主力和中共为左路军。不久,张国焘率左路军穿过松潘草地到达阿坝后,拒绝继续北上,南下再过草地,希望能在西康创建根据地,但屡遭挫折,部队损失严重。

  1936年7月初,红二军团和红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二、六军团旋即组成红二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10月22日,红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师。

  随后,根据中共的命令,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被迫率红五军4600人、红九军9000人、红三十军8000人共计6个师16个团及部分直属部队约2.2万人奉命西渡黄河,致力于打通前往苏联的通道。11月8日改称西路军。但是因受马家军阻截,加之后无援军,而全军覆灭。余部仅存436人由率领进入新疆,被当地军阀盛世才缴械。

  1937年8月,红四方面军余部红四军5700人、红三十一军5000人及部分直属部队和红二十九军1200人等整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投入抗日战争。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即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团。红军第四方面军是在1931年10月底,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四军、第二十五军开始组建。11月7日,在湖北省黄安县(现为红安县七里坪镇建立,总指挥陈昌浩任

  政治委员刘士奇政治部主任,实际领导权由张国焘控制,军事指挥由负责。方面军下辖第四军、第二十五军。第四军军长为(兼),政委为陈昌浩(兼);第二十五军军长邝继勋,政委为王平章。原四军部改为方面军总部,两军所辖各师归总部直接指挥。总兵力3万余人,民兵16万。时为中国控制下仅次于中央红军的军事力量。不久,又建立红九军,全军共有6个师。

  红四方面军成立初期,在1931年12月下旬其攻克鄂东重镇黄安获重大胜利后,《红色中华》报道中即称红四方面军为“红军第四军团”。史载此时在鄂豫皖苏区活动和取得上述战绩的红军非四方面军莫属,故红四军团即是红四方面军无疑。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诞生地及指挥部旧址

  1932年7月开始,军队以30万人的兵力,对鄂豫皖革命

  根据地发起围剿,这是第四次反围剿战争的一部分。10月12日,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除留下红七十四师和红七十五师及各独立部队编成红二十五军由沈泽民负责坚持游击战之外,军部和主力红十师、红十一师、红十二师和红七十三师转战陕西南部,取消各军番号,12月转移到位于四川、陕西边界的通江县,在四川省通江县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总指挥部。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诞生地纪念碑位于七里坪西门外河滩上。1979年10月,县革命委员会在此修建纪念碑。纪念碑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碑为方柱形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高16米。碑的正面和背面镶满汉白玉,正面镌刻着题写的碑名:“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诞生地”;背面镌刻着红安县革命委员会撰写的碑文。

  1933年7月,红四方面军击败川军的三路围攻,力量迅速发展,遂将所辖四个师升格为军,依次改编为红四军、红九军(军长何畏、政治委员詹才芳、副军长、参谋长王学礼、政治部主任王新亭)、红三十军(军长余天云、政治委员)和红三十一军(军长王树声、政治委员张广才),又将川东游击队改编为红三十三军(军长王维舟、政治委员杨克明、副军长罗南辉),共辖5个军,总兵力达8万人,军政干部2万余,地方武装25万。1933年10月至1934年8月,红四方面军再一次击败以刘湘为首的川军的六路围攻,歼灭大量川军部队,并缴获众多武器等物资,大大充实了红四方面军的实力,使川陕革命根据地到达顶峰时期。

  1934年11月1日至9日,红四方面军在赤江县委驻地,即今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毛浴镇召开了规模空前的党政工作会,到会代表800余人。这次会议,将全军各部队军训时的训词进行了规范,统一为“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并庄严地举行了以“训词”为基本内容的军训宣誓。

  为便于广大指战员对这一训词的深入理解,红四方面军印发了一个《说明》,其全文如下:“智”是学习,有阶级自觉有深刻的政治认识,深湛的军事知识和战斗经验,学习无产阶级的一切聪明;“勇”是勇敢,敢于牺牲,勇于吃苦耐劳,有百折不回的精神;“坚定”,有克服一切困难艰苦环境的决心,在任何困苦之下绝不动摇,钢一样的坚,泰山一样的定,为革命斗争到底;“排难”,排除一切困难,有克服任何困难的决心,决不在困难面前投降;“创新”,有创造性,有创造新局面、新苏区,挽回战局,创造新的战术战略等;“团结”,在正确的领导之下,千万人团结如同一人的奋斗协同一致的努力;“奋斗”,就是坚决向前冲,努力猛进百折不回;“不胜不休”,即是不消灭刘湘,不赤化全川,不实现苏维埃新中国,不帝国主义,就誓不停止的意思。

  红四方面军的长征,从1935年3月强渡嘉陵江西进开始,到1936年10月与红一方面军会宁会师结束,历时1年零7个月,途经4省,行程1万余里。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奉命退出川陕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为向四川、甘肃边界发展,并配合中央红军在川、黔、滇边境地区的作战行动,决定发起嘉陵江战役。川军邓锡侯第28军和田颂尧第29军共52个团的兵力,布防于广元至南部长约300公里的嘉陵江西岸,企图凭借嘉陵江及其西侧后剑门关险要地形,扼住红军西进发展的通路。红四方面军总指挥、政治委员陈昌浩决定集中方面军主力,分成第1、第2两个梯队,选择守军防御薄弱部位实施多路而有重点的突破,尔后向两翼及纵深发展,进占嘉陵江、涪江间广大地区,求得在运动中大量歼敌。

  为夺取渡江作战的胜利,红四方面军各部进行了充分准备,并于3月上、中旬攻克仪陇、苍溪,扫清了渡江障碍。28日晚,战役开始。红30军一部在苍溪城南塔子山附近秘密渡江,迫近对岸时被守军发现,突击部队在炮火支援下登岸,全歼守敌1个营,攻占滩头阵地。29日拂晓,红30军主力相继渡江投入战斗,攻占西岸飞虎山、高城山、万年山等制高点,并击退援敌1个旅。与此同时,红31军在苍溪城北鸳溪口强渡成功,一举攻占对岸险要阵地火烧寺,击溃守敌1个旅,直插剑门关。红9军一部在阆中城北涧溪口顺利渡江,于31日攻占阆中。第1梯队占领西岸要点后,迅速向守敌纵深及两翼发展进攻。第2梯队红4军从苍溪渡江投入战斗。红9军一部击溃守敌2个旅的阻击后向南疾进,并在红4军一部配合下,于4月2日攻占南部县城。红30军及红9军另一部于3月31日攻占剑阁后,红30军一部和红31军进攻战略要冲剑门关。4月2日抵达剑门关,经激战,全歼守敌3个团。接着星夜兼程,于3日攻占剑门关西北的昭化县城。

  军遭此打击后,其第29军退守射洪、盐亭、三台,第28军主力退缩广元及其以北地区,另以一部布防梓潼、江油、中坝等地。据此,红四方面军首长决定集中主力歼灭梓潼、江油地区之敌,红四方面军历史并伺机向川甘边发展攻势。10日,红四方面军主力攻占梓潼,包围江油县城,前锋直逼战略要地中坝。邓锡侯急忙亲率10个团增援江油。红四方面军主力于14至15日,在江油以南击溃援敌,并于18至19日连克中坝、彰明。同时,红30军一部溯白龙江而上,于10日攻占青川,而后北上摩天岭,歼胡宗南部1个营,14日攻占平武。红四军一部于21日攻占北川。至此,战役结束。

  嘉陵江战役历时24天,共歼军12个团多约1万人,攻克县城8座,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迄北川、南起梓潼、北抵川甘边界纵横100余公里的广大新区,为红四方面军向川甘边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并从战略上配合了中央红军的行动。

  第十师师长 王宏坤 政委 周纯全 参谋长吴展政治部主任傅钟(兼)

  第十一师师长倪志亮政委 政治部主任 周光坦

  第十二师师长旷继勋 政委 甘元景 副师长何畏 政治部主任韩继祖

  第七十三师师长王树声政委张广才 参谋长 李特 政治部主任黄超

  军长王宏坤 政委 周纯全 副军长刘世模 政治部主任徐立清(后洪学智)

  第10师师长汪乃贵 政委甘良发 (辖第 28、第 29、第 30团)

  第11师师长陈再道 政委叶成焕 政治部主任彭瑞珍 (辖31、32、33团)

  第12师师长刘世模(兼后张才千) 政委徐长勋政治部主任吴世普 (辖34、36团)

  军长何畏 政委詹才芳 副军长 参谋长王学礼 政治部主任王新亭

  第25师师长(兼)政委陈海松 (辖73、74、75团)

  第27师师长王学礼(后刘理运)政委梅宏华 副师长武传圣(后汪成功)(辖79、80、81团)

  军长余天云 政委 参谋长文建武 政治部主任张成台(后李天焕)

  第88师师长汪烈山政委王建安 政治部主任汪加申 (辖262、263、264团)

  第89师师长柴洪儒政委杜义德 政治部主任裴寿月 (辖265、266、267团)

  第90师师长邹洪盛(后徐盛礼)政委程世才 政治部主任李述方 (辖268、270团)

  军长王树声(兼)孙玉清 政委张广才 参谋长 李特 政治部主任 黄超(后张成台)

  第91师师长朱德崇政委林英安 政治部主任张仕全 (辖271、273团)

  第92师师长陈友寿政委杨朝礼 政治部主任洪学智 (辖274、275、276团)

  第93师师长叶道志政委王德安 政治部主任冯秀之 (辖277、279团)

  第三十三军(1933年10月)全军共1万余人

  军长王维舟③ 政委杨克明 副军长罗南辉(11月后到职)

  第97师师长师长罗南辉(兼任) (辖289、290、291团)

  第98师师长师长蒋群麟政委龚堪彦 (辖292、293、294团)

  第99师师长 师长冉南轩 (辖295、296、297团)

  军长 政委王建安 参谋长张宗逊 政治部主任刘志坚

  军长孙玉清 政委陈海松 参谋长陈伯钧 政治部主任王新亭

  军长程世才(代理) 政委参谋长黄鹄显 政治部主任李天焕

  军长余天云 政委詹才芳 参谋长李聚奎 政治部主任张成台(后朱良才、王新亭)

  第九十一师师长余家寿(后徐深吉)政委桂干生

  ②张琴秋在小河口会议上对张国焘提了意见,入川不久即调任红江县委书记,政治部主任由陈昌浩兼。

  ③王维舟自1934年夏离开33军后不一直在位,工作一直由副军长罗南辉负责。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与红一方面军会师。8月,两军混编共同北上,红四方面军主力和红军总司令部为左路军。不久,张国焘率左路军穿过松潘草地到达阿坝后,拒绝执行中央北上方针,擅自率领左路军重过草地,向南退却到天全、芦山、大小金川等地。南下途中,部队损失严重,

  付出了重大代价,红军由南下时的10万之众锐减为4万余人。在党中央和国际的一再电令下,1936年3月,南下部队陆续撤离天(全)芦(山)地区,向西康东北部转移。4月上旬,攻占道孚,炉霍、甘孜等地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整编后红四方面军的序列是:总指挥,政治委员陈昌浩,参谋长李特,政治部主任李卓然。辖5个军1个骑兵师,第4军辖第10师、第11师、第12师和独立师,各师直辖营,不设团部;第9军:辖第25师、第26师、红四方面军历史第27师和模范师,师直辖营,不设团部;第30军、第31军仍各辖两个师;第33军番号撤销并入第5军:军长董振堂,政治委员黄超,副军长罗南辉,参谋长李屏仁,政治部主任杨克明,下辖第30师、第15师和两个直属团;第32军:辖第94师、第96师;红军骑兵师:师长,下辖3个团,约3000人骑。还有红军大学:校长、政治委员何畏;中共大金省委:省委书记何柱成(后为邵式平);大金省苏维埃政府:主席邵式平;“抗日救国军”总指挥部:总指挥王维舟;金川军区:司令员倪志亮,政治委员邵式平。

  1936年6月,红四方面军与长征到达甘孜地区的红2、6军团会师。7月2日,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红2、6军团正式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红军总部决定将第32军编入二方面军建制。这时,张国焘在党中央的耐心争取和二、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强烈要求下,同意北上同中央红军会合。7月初,红二、四方面军编成左、中、右三路纵队北进。左路纵队,由第四军第10师、第11师、第30军第88师和红二方面军组成,由贺龙率领,7月3日从甘孜地区出发。中央纵队,由第4军第12师、第4军独立师、第9军全军、第31军第93师和四方面军总部组成,由率领,7月2日,从炉霍地区出动。右路纵队,由第5军和第31军第91师组成,由董振堂率领,7月10日,从绥靖(大金)、崇化地区出动,负责后卫。7月27日,中央批准红二、四方面军组成西北局,张国焘任书记,任弼时任。

  10月,红四方面军同红一方面军在会宁地区胜利会师。11月中旬,在“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彭德怀、总政委任弼时、总参谋长的统一指挥下,红四方面军第4军和第31军协同红一、二方面军,取得了山城堡战斗的胜利。朱德、张国焘率红军总部到达保安同党中央及中革军委会合。7日,中革军委扩大组织,由担任主席。此时第4军:军长陈再道,政治委员王宏坤;第31军:军长萧克,政治委员周纯全(后为郭述申)。“西安事变”以后,红4军、红31军向东开进,于1937年1月到达三原、淳化地区。

  此外,红四方面军总部率第5军、第9军、第30军,共21800余人,于1936年10月下旬,根据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指示西渡黄河。11月10日中革军委电令授予渡河部队“西路军”称号,指示组成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并指定陈昌浩为军政委员会主席,为,统一指挥西路军的作战行动。西路军统率第5军、第9军、第30军和骑兵师。第5军:军长董振堂,政治委员黄超,副军长罗南辉,参谋长李屏仁,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第9军:军长孙玉清,政治委员陈海松,参谋长李聚奎,政治部主任曾日三;第30军:,参谋长黄鹄显,政治部主任李天焕;骑兵师:师长董俊彦,政治委员秦贤道。由于敌人的强大和处境的恶劣,虽经半年的征战厮杀,付出了重大牺牲,陈昌浩指挥失误到1937年4月,西路军终遭失败,余部的一部800多人由等率领转战祁连山,在中央代表的接应下,至新疆后返延安;另一部900余人在王树声、李聚奎等率领下分散游击绕回陕北。在警卫全部战死的情况下,乔装商人艰难返回陕北。陈昌浩突围后,在当地一湖北老乡家隐藏近半年,寻找党组织未果,返回湖北老家,三年后返回陕北,遭批判,1967年被迫害至死.

  奔赴前线月,红四方面军余部万余人和红29军等整编为八路军第129师、115师徐海东部、新四军2、3、4、5 师高敬亭部、部、山东八路军等,抗日时期仅仅129师就歼敌50余万人,排名第一,解放战争时期129师又改编为第二野战军,歼灭敌人330余万,红四方面军结束了艰苦的历程,广大指战员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周围,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投入抗日战争。

  国上将死不丢尸,结果6具尸体有5人复活!

  他十分难过,不忍心把他们留在山上,就下令:“把他们的尸体抬下山。”自己也带头扛上了一具。 下山后,他们又走了一程,发现有一个磨房,可避风寒。于是,就把冻死的战士尸体抬到屋里,准备次日找个地方埋了,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