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机构 做完DD说不投了这是2018新常态

国内秘史 2020-08-01136未知admin

  签完TS(投资意向书)、做完DD(尽职调查),最终还是放弃投资。如果发生在两年前,作出这样行为的投资机构一定会被很多创业“拉黑”,沦为大量者避之不及的存在,而此刻,这份上的机构正在逐日增加,成为业内不置可否的常态。

  一颗水滴足以折射出整个落日,从一个个正在发生的故事里,也好,害怕也罢,2018年的创投行业真实情况正在浮出水面。

  历时五个月,接受数十家投资机构的“检阅”后,连续创业者、长三角某AI初创负责人南山这一次深刻体会到:资本市场里,创业者是真正的。

  一方面是去杠杆、去通道大主题之下,资金面收紧,IPO速度放缓,投资机构的资金来源减少,退出渠道受阻。

  另一方面,整个创投市场到了2014年双创热潮后的“挤泡沫”阶段,经过3-4年的发展,部分投资机构的回报率不佳,该为过去买单了。

  谨慎甚至悲观的情绪,从二级市场层层传导至一级市场,从投资人传导到FA(财务顾问),而处在信息链条末尾的创业者,总是后知后觉才察觉水温的变化。

  在去年12月29日的一场饭局中,南山还觉得一切很顺利,觥筹交错间,他就和一位投资人达成口头意向,敲定了估值和投资金额。1月4日,双方开始起草TS;1月28日,这家机构正式向南山的发出投资协议。

  但过完年的3月初,这家机构提出了3个新的附加条件——进驻财务人员、获得董事会席位和分批打款——在一定时间内完成业绩承诺,再打下一阶段的款,否则断粮。

  苦谈一整天,双方最终未达成一致。在早期投资领域,上述要求,特别是“进驻财务人员”并不多见,而这条是南山绝对不能同意的。

  在当时的一场创业者里,南山得知一位朋友的4000万元A轮已经签了TS,还是黄了。

  但即便听闻了朋友的坏消息,自己又经历了跳票波折,南山仍没觉得事情会很难,因为“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创业了,有经验”。

  年后,他靠朋友、熟人关系,在3月到4月见了20多家机构,一线基金和“没听过名字”的各占一半。许多投资机构里都有他的朋友、同学、前同事。

  可是,这次商业世界显示了它坚硬的一面:投资机构自身难保、弹药将尽时,面上的关系左右不了底层的计算。

  5月,南山辗转找到某FA机构,在其帮助下重新梳理了BP和演线家机构走完了出TS前的Pre-DD(预尽职调查)流程。可其中一家机构在签TS的最后关头说,币基金没钱了,要用美元投。南山表示架构不太合适拿美元,容他考虑一个周末。周一下午,对方告诉他:实在对不起,币和美元都暂缓投资。

  很多迹象表明,投资人正变得空前谨慎。不安的氛围行业,创业者在时遇到了以下的诸多变化:

  3、4年前,还是上午见面下午就能签TS的“好时光”,“3分钟打动投资人”更成为屡见不鲜的新闻,DD一般在签TS后进行。而如今,创业者不得不重新适应投资人Pre-DD(预尽调)的要求,在签署TS前向意向不定的多家机构展示核心信息。

  “当面说得很好听,回去迟迟不,要么出差了,要么还没上会,让投资人动心变得越来越难了。”一位两周内陪会数十场,目前正在服务一家创业的FA告诉我们。

  

  一些逐步察觉到自己机构没钱的投资经理、投资总监(机构最初没钱时,通常只有核心合伙人知晓),开始“动作变形”。

  某投资机构合伙人向我们透露,因为自知机构没钱推不过会,部分投资经理会私下把项目介绍给FA,从中赚取中介费。也有人通过不停约见,急切地挖掘好项目,好作为跳槽下一家机构的投名状。

  2017年末,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曾在给创业项目的7条中说:“这个市场现在看是不缺资金的,fa机构2017年创投基金的规模较前两年增长了62%。”

  据投中研究院统计,2018年一季度,国内VC/PE机构完成募集基金规模110.3亿美元,同比下降74.85%;数量共103支,同比下降54.82%。

  所谓“VC2.0”,即很多原来一线基金的小合伙人、高管由于分利不均等原因,顶着在老东家的track record(过去的成绩)和“双创”大潮的市场热度,纷纷出来成立自己的基金,高举高打,渴望开辟一番新天地。

  到了2018年,这批VC2.0经过3-4年的发展,投资期接近尾声,回报率逐渐,成绩不好的投资机构便很难继续募资。

  新基金难做并非中国特色。一项包含了2917家美国VC在1970年到2006年间发行的6206支基金的调研显示:

  仅有10%的VC发行过4支以上的基金;对于66.4%的VC来说,他们的第一支基金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支基金——第一支没做成,以后基本不太可能完成募资。

  此外,如果机构中有上市担任LP(有限合伙人),可以通过检索上市的公告获取部分出资信息。

  此刻真正手握弹药的,除了最顶尖的大基金,还有产业资本,而后者正越来越成为市场的主导力量。如今,以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正越来越多介入早期投资。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3-5月,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分别有25、18和11起投资事件,且其2018上半年的投资事件中,有7次属于轮种子轮,已接近2017年全年该轮次投资事件总数。

  

  

  整理投中研究院历年的年度VC/PE统计,可以发现,按行业来看,除了一直最吸金的互联网行业,从2014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逐渐呈上升趋势的赛道包括医疗健康、教育及人力资源和制造业。

  而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近30日内,除互联网和IT领域外,最受关注的依次是生物技术/医疗健康、金融、娱乐传媒和机械制造。

  

  许多机构募不到钱,许多项目融不到钱,让很多行业中人感到“形势不妙”,却也许是市场价格回归价值的正确表现。

  草根创业不见了、新投资机构和新晋明星投资人减少了、声势浩大的“新概念”和“造词运动”不见了。

  

  背景一般的普通大学生,很难再像2015年那样随随便便拿得到几百万风投,拉得起队伍,当得了CEO。如今,机构更青睐“高大上”的创业者,他们不是穿着格子衬衫的小青年,而是有多年经验的大企业高管、行业专家或学界精英。创业的门槛正明显变高。

  根据VC-SaaS的数据,中国新募集基金的数量在2014年明显爆发,在2015年迅速飙升至3000支左右,2016年回落至2500支左右,而到了2017年,则断崖式下降到850支。

  

  这种“投资学和语言学的结合”,往往对应着某种模式创新的崛起,但如今,模式创新已日渐乏力。一是因为该有的模式都有了,每一个细分赛道的牌桌上都坐满了人;二是O2O、共享经济、无人货架等风口让很多投资方明白了一个道理:热闹虽好,不一定赚钱。

  就在募资形势哀鸿遍野的4月,创新工场宣布新一轮5亿美元基金一个月内实现了超募。5月,GGV(15亿)、沸点资本(20亿币)、元璟资本(5亿美元)也都相继完成募资。

  一家在浙江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告诉我们,8年来他们发布了8支基金,总资金盘约40亿币,其中前4支基金的IRR(内部回报率)在30%到40%。“这8只基金的个人LP几乎都是同一批人。”这位合伙人说。

  根据投中研究院的统计,今年4月投资规模创一年来新高,达到94.36亿美元,去年4月,这个数字是27.62亿美元,翻了4倍不止,但今年4月的案例数量却比去年4月有所下降,从256起,降到了240起。

  

  这意味着,单笔投资额在大幅上升。fa机构今年4月的平均单笔投资额达到0.39亿美元,同比增长225%,环比增长50%。资本集中的趋势十分明显,更多钱在向更少的好项目聚拢。

  

  但这却是下一阶段价值得以突显的必由之:赚钱的方式变难了,创业者和投资机构都启动了“hard模式”,和时间做朋友。

  头部机构抱团站队头部项目的问题可能在于:一是竞争会抬高头部标的的估值;二是部分机构不一定对所投项目有足够的理解,而是跟着机构做选择,寻求安全感——至于是谁搭了谁的便车,谁瞄着谁在投,冷暖自知。

  头部的美元基金正在吸纳更多有技术知识或行业经验的人才:此前曾有报道指出,去年某大型美元基金设立深圳办公室时,曾把华南各大机构的科技类投资总监面试了遍,过去以C端投资闻名的一些机构也在陆续加速向“产业型机构”转型。

  所有被新变化波及的人中,创业者的挑战最大——因为投资能等等,创业却不能停。他们是处于资本市场链条最末端,最慢,付出代价却最大的一批人。

  “创业者普遍比较自恋。”蔡猜表示,“成熟的创业者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矜持,什么时候需要让步,不了解行情却在封闭里感觉良好的创业者,都会被资本一次次无情的教育。”

  此次采访中,几乎所有投资人、FA都有一个共同判断,2018年下半年情况会更不好,甚至可能会出现宏观经济波动。

  虽然“具体形态不太好说”,但一种悲观的情绪一旦形成,也许会引发“预言自证”的效果——在本就不安的人群里,如果谁突然开始奔跑,一定会引起一群人跟着惊惶奔跑。

  现在,距离投资机构进入年末收尾阶段还有不到7个月,考虑到收尾前不畅的可能性和2019年的时间成本,账上的资金只能支持到明年5月左右的一定要开始启动新一轮,避免自己成为不安情绪带来的“踩踏效应”的者。

  首先是要努力获得自己造血、养活自己的能力;其次趋于的投资人目前在考虑项目时,也越来越看重项目商业落地的能力。

  二度创业,经历过数次的南山明显感到,以前投资人看A轮以前的早期项目主要看团队和目前打法,但现在很多投资人会让他讲3年、5年的规划,自证商业逻辑和成长性。

  “总之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不再见投资人了。”南山决定回到,让过去数月“漩涡”的他自己和COO、CTO都解放出来,重心重回业务,“还是得自己造血,做好业务,自然在投资人面前更有话语权。”

  以史为鉴,创业的确是一个“”的过程。现在高兴的人不一定笑到最后,现在低微的人也不一定未来就没有机会。

  所以,现在正坐在冷板凳上的,不要害怕,也不要着急,活下去——你也许会成为2020年、2021年的“风口”。

  1954年0626星座是什么?答案:“巨蟹座” 1955年0626星座是什么?答案:“巨蟹座”

  “设计团队能做得好看,实现全部功能,但他们不能故宫的气质。”庄颖说着,从电脑里调出一张“每日故宫”的设计初稿,在子页面上,按钮用一个佛头当作图标。

  松江渡口名称,fa机构还有一种是取渡口所在地的地形水貌特征得名。例如新浜地区曾有甪钓湾三角渡,彭家村三角渡,腰溇里三角渡。石湖荡、泖港、叶榭地区也曾分别设有三角渡,其中,位于叶榭堰泾村的三角渡,因有三角形塘滩而名;位于黄浦江零公里处的石湖荡三角渡,可过往黄浦江园泄泾南岸和斜塘江东、西两岸三处。上述三角渡相继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停渡或建桥撤渡。

原文标题:fa机构 做完DD说不投了这是2018新常态 网址:http://www.zt-leather.cn/a/guonamishi/20200801/174345.html

网站首页 历史频道 国内秘史 国际秘史 娱乐秘史 财经秘史 体育秘史 文化秘史 军事秘史 房产秘史 教育秘史 历史朝代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历史小说 人类历史 历史典故 历史故事 历史人物 历史意义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