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春厢秘史 之 鸾凤倒

文化秘史 2019-03-0456未知admin

  话说这一天京城的勾栏里头好不热闹。原是撷花院的头牌小官慧颖儿今日起挂牌接客,头夜刚叫人高价买了去。这慧颖儿生得是端艳非常,媚态百转。自半年前被老鸨子带出来溜了一圈,客人是苍蝇绕蜜一样的围着转,只等他挂牌子这天。这等的佳人要开龘苞,自然又是引得一帮公子哥儿争了一回头破血流。

  一场哄闹完毕,买下小官初`夜的正主却已不见了人影,只听见撷花院的妈妈在里头放开嗓子念道:“谢过各位官人,想要慧颖儿伺候的只等明儿个以后,您可千万莫再来晚了。”又朝春厢房里头吩咐小厮,“让慧颖儿好生准备着,晚上便伺候赵大官人。”

  撷花院外头围着的人渐渐散了开去,街头巷尾的议论却是依旧,少不得各家来瞧热闹的妓子小官们凑到一处嚼舌根。这家的莺儿道:“听说那赵大官人赵玉庭,可是极尽的风流人物。撒金如土不说,才气样貌也是一等一的。”那边的程官儿便接口道:“可惜便没有你们的份,人家赵大官人只喜欢弄屁股的。”说罢身边的小官们挤眉弄眼地一阵嬉笑。这边的燕儿便回敬:“那也轮不着你们头上。谁不知道赵大官人口味最刁,只拣最嫩最好的弄。怕是这样的弄过一回也就厌了,没见他找过谁第二回呢。”“可不是,我且听说那大官人向来是肏完便走,那些个小官连个嘴儿也没得亲着呢。”如此这般又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了一番。却见人堆中混着一位姑娘格外眼生,正竖着耳朵听那赵玉庭的闲话。这姑娘站在脂粉堆儿里可是极为出挑,身量比别人高些不说,样貌也是清丽非常:端的是芙蓉做面玉为肌骨,柳条儿的腰身秋水剪的眼睛。往那庸脂俗粉中一站,真真是鹤立鸡群。

  只见这姑娘听罢了娼妓们议论,眼珠儿一转,思忖片刻便回了不远的客栈。不大一会儿功夫出来,你再看他:洗去了面上胭脂,换上锦缎的长衫,可不原来竟是个风流俊俏的男子!

  再说回这买了慧颖儿初`夜的赵大官人赵玉庭,正是撷花院近日里的大主顾。勾栏里人人都知道他不好娼妓,只爱小官。有什么新鲜货色他定要头一个出手,打赏也阔绰,是极受欢迎的恩客。但不同于往常客人有一两个常交的相好,赵玉庭每回来都要换人伺候。恁你是高价得来的雏儿,或是活儿极好的头牌,他都未曾留恋半刻。起初老鸨子生怕丢了这好金主,换着法儿的调教各样的小官给他尝鲜,却从没见过他心满意足一回。后来见赵玉庭确不是有意刁难,便当他只是好个新鲜口儿,任他挑花样去。

  是夜那勾栏妓院长街短巷里头仍是同往常一般,南家北家家家笙歌鼎沸,东厢西厢厢厢灯火辉煌。淫词荡曲不绝于耳,莺呢燕喃绕梁而旋。可正是鸳鸯交颈求欢好,暖纱帐中忙纠缠。任你是王孙公子还是商贾流民,只要出得起银钱,便得温柔乡中走上这一遭。

  赵玉庭慢悠悠踏进撷花院,立马有一群小厮老鸨们迎上来奉承。只听妈妈喊一句“春厢房,慧颖儿见客来——”那边小厮答应一声,一众人便捧着赵大官人往春厢房走。

  再说这时的春厢房里可不得了。那慧颖儿本好好地沐浴罢了,上了胭脂香粉,裹上轻薄的纱衣里衫卧在铺上,等着赵玉庭进门。却不想只觉一阵风过,从窗户闯进一个蒙面人来将他一下子打昏了,剥下衣裳塞进了柜里。闯来人把面巾摘下,却不正是白天里扮作姑娘听闲话的男子!这人四下瞧了瞧,竟是脱光衣裳扔到床底,再换上慧颖儿的薄衫卧在床上,将纱帐一放。从外头一瞧,真是个绝勾人的头牌身段。

  上回说道这赵玉庭在众人簇拥下来到了春厢房门前头,却不知里头已让雀儿占了鸠巢,就这么自个儿直走了进去。门外头妈妈浪笑着道:“赵大官人慢用,有甚吩咐摇您那床头的铃铛便是。”说罢驱散了门口的小厮。原来是这赵玉庭最不喜有人在门外听声儿等吩咐,老鸨便在他贯睡的春厢房里头设了个铃铛,屋里头这边一响,小厮们那边的也跟着响,人等听了铃响才敢去伺候。

  赵玉庭进了春厢,见那床上纱帐都放了下来,里头影影绰绰约摸有个人影儿扭了一扭,便知道这回这小官走的是欲迎还拒的路子。以前那些妈妈们可为了他调教出不少样式,有纯的有媚的,有浪骚的有贞烈的,会抚琴唱曲儿的,会吟诗作赋的,他哪样儿没见过。这回也不是甚么新鲜路数,那些个拿腔做调的,只消扒光了捅上一捅,便只会瘫在那儿浪龘叫,肏上百十回都没甚意思。这回高价买的雏儿,倒不定能有些新趣味。想罢,赵玉庭走到床前伸手就要掀那纱帐,却不想帐子让里头那人一手拽紧了不给掀。赵玉庭收手待要看他使什么把戏,就见里头那人在纱帐后懒洋洋支起身来往帐前凑了一凑,隐约是十分对胃口的好样貌。然后你再看他:轻纱不蔽体,薄衣难遮羞。一翻一扭,一趴一撅,盈盈曼曼摆起水蛇腰,荡荡悠悠扭着细肥臀。一手扶着暖莺床,一手抚上自个儿前面的物事来回揉弄,腰肢前前后后,摆摆荡荡,一撞一扭,时紧时徐,可不正是演了场自亵的活春宫。饶是久经沙场的赵玉庭也瞅得口干舌燥,邪火顿生。

  待他正要上前,里面的人却已停下动作,不紧不慢撩了纱帐出来。一睹真容下赵生一惊:“你不是慧颖儿。”那人身量比慧颖儿高出许多,冰肌玉骨却不甚玲珑,虽妖娆无双但已是成年男子的骨势,绝非寻常小官。那人一笑道:“是不是慧颖儿有甚么要紧,能伺候官人不就得了。”这边赵玉庭正值销魂,对这飞来的艳遇却也是不拒,上前就要揽人,却叫那人溜开了去。此时就听得对面厢房有人弹起琵琶,唱上了春曲儿。弹的是正时兴的艳曲,唱词是才子恩客们填的浪语淫词,一唱一哄,好不热闹。这边春厢里这假小官听了,朝赵生飞了一记媚眼,也跟着曲儿跳起艳舞来。那人身上纱衣薄透,赤足而舞,半立起来的孽根凸显,已将衣裳顶湿了一片。他倒自顾舞弄,或下腰,或伏地,或摆臀,舞姿极致艳浪。此景正是:纤纤纱衣薄,曼曼舞袖轻。腰如柳条儿媚弯弯,肌似暖玉白莹莹。千般的姿势直让人眼花缭乱,万种的风情只叫你心绪难平。赵玉庭只是看着,腿间物事竟已经硬了起来,不禁暗自奇怪道:以前无论怎样标志会伺候的小官,都要等他狎玩舔弄一阵过后才能使自己这宝贝站起来。怎的今回只是赏舞,竟已撑不住了?赵站在一处,那人便上前挑`逗。赵伸手去捉,那人便借舞躲闪,仿佛水中的鱼儿一般来去自如,滑不留手。一曲舞毕,红晕盈面,轻喘连连。随手拎来凳子一坐,却是倚在窗前看起了星星,望起月亮。

  赵玉庭上前去作势要揽,这回那人倒一动不动。赵便凑近他耳旁道:“怎的不躲了?”那人恹恹道:“乏了。”又问道:“你实话答与我,到底是哪里人?”答道:“天上的仙人。”赵生瞧见他背后衣纱薄透,腰线臀缝尽显,心痒难平,便调笑去握他前面的物事道:“仙人怎的有这玩意竖起老高?”那人瞪他一眼,似是嗔怒的模样,径自回去卧到床上,背冲着赵玉庭,将缎面的薄被往身上一裹。这一卧一裹不打紧,那被子只裹了上身,下半身的纱衣却卷到一边,白生生的嫩屁股直露出来,看得这赵生委实难耐。便一手把那水腰揽将过来,自撩起外衫褪下亵裤,将物事沿着那臀缝儿周围轻捣慢杵,却也不忙进去。不时半晌,便见那骚眼儿禁不住挑引,兀自翕动,一放一紧地嘬抿起来。赵一看时机已到,提枪便入,直捣水晶宫。那边却也不消停,换了姿势骑跨在赵玉庭身上颠个不住,又一阵阵紧箍了门眼儿,把个赵玉庭弄得欲龘仙欲死。正是棋逢对手,酒遇知己,二人你来我往又换了些个架势弄了足有百十回。眼看着赵玉庭快要丢了,那人趁他一个不备,将手指头按上他身后骚龘穴,却不想肛口润滑,一下便捅了进去。赵玉庭霎时一阵寒噤,泄了。

  他这一乏,那人便凑上前来,结结实实亲了回嘴儿。又厮磨半晌,趁着赵玉庭乏力侧卧,手指头在他后孔里搅个不住,却发现那肠内滑不溜丢,一下容了三个手指进去,嘬得又紧又腻。心下奇道:原来这赵玉庭天生得一副好屁龘`眼。那赵生正闭目休整,不想却叫人捅了后门,不由扭动挣扎,皱眉道:“你搞甚么鬼。”那人嬉笑道:“怪不得以前那么些个小官都不能让赵大官人称心如意,却原来官人你根本不是那弄人屁股的主儿,而是生来让人肏的。”赵玉庭骂道:“你说甚么鬼话!”那人也不答话,只把手指头在骚眼儿里左捅右弄,那赵生本是卧着,被这样一弄竟自行趴了过去,屁股也撅起来,腰肢摆个不住,只觉麻痒难忍,口里不禁喊道:“你……可怎么将我弄成这样……”那人仍不回答,自顾抽出手指。只见赵玉庭那骚龘穴嘬个不住,淫龘`水直溢,竟自行寻着那人的吊物凑了前去。话说这人的胯下也着实不是甚玲珑物件,尺寸比赵生还长壮许多。先只往里捅了个头儿,不想竟叫那骚眼儿自己嘬了半根进去。那人只觉里头滑腻顺流,正要弄更深些,又没成想赵玉庭自个儿便摆着腰往后乱撞,直撞得连根都没进了。假小官哈哈一笑,抬手朝着那白滑的屁股蛋子上“啪啪”打了几巴掌道:“急甚么,真真儿是个浪货!”赵玉庭却混混沌沌地甚么也不顾了,腰乱摆臀乱扭,口里直胡乱喊着“好哥哥亲哥哥,求你用那大吊再狠些肏我罢!”那人道:“就依你。”说罢收腰提杵一阵动作,把那赵生捅得连个整句儿也说不出,只听得屁龘`眼儿处肏得啪啪作响,啧啧有声,淫龘`水四溢。如此直捣了几百回,赵玉庭又是求肏又是告饶,整整两个时辰,终于是生生被龘插眼儿插到前头也泄了。紧接着后眼儿也跟着一阵紧缩,总算是箍得那人也丢了去。假小官这才将屌抽出,只看见淫龘`水自赵生那后嘴儿中冒个不住,汩汩直流,衣裳被褥是一片狼藉湿了个尽透。这下两人双双累得喘个不住,又腻着嘴儿了半晌,方才清理一番搂着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赵玉庭醒来,枕边上只剩张纸条,:“昨夜蒙赵兄厚爱,若不嫌弃,今日亥时仍到此处相见。静候佳期。”落款“白信”二字。赵生瞅见字条,回想起昨晚种种,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心里头惴惴难平。想他赵大官人风流一世,未曾留情,不想竟跌在这一回。买了小官初`夜却叫别人开了苞不说,还落了个天生该被人弄屁股的名头。这要传了出去可怎的是好。他心头愤懑,却也无计可施,只得穿戴齐整,攥了纸条便走。临出门又瞧见墙边立一个双开门的大柜,上头也贴个字条:“你买的那小官就叫我塞在这柜里。”开了柜门一瞅,果然是被扒了光溜的慧颖儿,正还昏睡着。赵玉庭只将他拍醒了交给老鸨子道:“昨夜尽顾着跟朋友顽了,没用着他。”老鸨见他一脸不耐,也没敢问得那朋友从何而来,便由着他气鼓鼓走了。

  白日里赵玉庭照旧去访几个老友。他自恃才高八斗,结交朋友玩的也尽是些个琴棋书画的雅趣,与那些脑满肠肥的公子哥儿们是不屑为伍的。这几个旧友也自然都是些有才华的风流人,平日里常常在东街上的“聚贤居”相会,三五人一道吟诗作对,饮酒寻欢。间或是卖唱的姑娘得了新曲儿,他们便比着谁的词儿填的更妙,如斯等等,总有趣味。

  这日赵玉庭到了“聚贤居”,上了二楼雅间,就见几个好友已摆上茶水相谈正欢,便上前去一拱手:“久等了。”几位损友招手调笑道:“赵大官人昨儿个亲了佳人芳泽,怕是乐不思蜀了罢。”赵生心里怦怦几下直闹,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也没甚么新鲜,就是皮相好些,寻常货色罢了。”几人当下又念了艳诗来揶揄他,道是:

  这么个八言绝句,也是个藏头诗,藏的正是“官人恩泽,后龘庭妙绝”这八个字。几人本意是闹一闹这买了小官春`宵一度的赵玉庭,却不想歪打正着戳了他痛处:昨夜那恩泽的是别人,妙绝的倒成了自个儿。赵生是有冤不能说,只得是面上调笑附和,苦水却往肚里咽。

  谈笑一阵近了午时,众人点上几样精致小菜,又叫了壶好酒,一人道:“赵兄你近日不在,我们几个还未说与你听:这两天来了一个新朋友,也是与咱们志同道合、甚得趣味的妙人。他说今儿个晌午便到,一会儿咱们一同吃酒作乐可好?”赵玉庭拍手道:“甚好甚好,你们几个顽皮浪子平日里联起手来闹我一个,这回我定要拉一个入伙,也尝尝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的滋味儿。”

  巧的是话音刚落,便听得楼下徐步走上一人。几个老友忙站起身来招呼。赵玉庭回了头一看,正对上那秋水儿绕波的眼睛芙蓉带笑的面:

  “小弟姓白名信字义之,久仰赵兄大名,这厢有礼。”

  欲知晓这两个冤家碰了面后事又如何,待听我下回分解

  人都说是冤家路窄,越躲越来。人生在世可不正是如此:你想见的,遍寻不着,怕见的,倒上赶着来找你。上回正说道这赵玉庭在桌席间与朋友吃酒取乐,不巧真就遇上了白信。这赵生此刻心里头的念想煞地分做了两半儿:一半儿如干柴遇了烈火,噼啪直着;另一半儿又如耗子见了大野猫,只想落跑。他这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许久才憋出句客套话儿来:“久仰久仰,在下赵赵赵赵赵玉庭。”两旁损友看这架势,自是逮住了机会又拿他取笑:“赵兄怎的结巴了?想来是迷上了白兄这美姿容、好样貌,话儿都说不齐整了。”赵生驳道:“你们几个少来胡闹,倒叫白兄看了笑话。”说罢自顾吃酒,以掩心中惴惴。如此这般几人又像上午一样吟诗作对,间或行了几个作赋的酒令。一顿下来那白信是谈笑风生举止如常,这边赵玉庭却是如坐针毡手足难安。好在后来白信再没与他说话,眼神儿也没碰过一回。赵生才安下心来。

  吃罢酒菜,几个朋友照白信的提议去租了小船儿游湖,赏花戏水,顽了一个下午,也都是尽兴。其间赵白二人仍是并无交流。直到天色见黑,几人又找了间小店进去吃晚食。刚坐定了,一人问道:“昨儿个我见南城有家妓馆新开了张,里头景致摆设不似平常勾栏的富丽,却是雅致非常。几位可有兴致一去否?”其余人纷纷应了,却见白信道:“小生倒是想去,只可惜今晚另有佳人相伴,恕难相陪了。”众损友自是又念了一番淫龘浪话儿,白信也跟着接上几句,嬉笑快活。赵玉庭适才想起那张约了今晚见面的纸条儿,有心示意白信,却见他望也不望自己一眼,不知心里是甚么念头。赵生心里边儿是活泛着有些想去见他,更多的却是怕去。心下道:我若应了几位朋友,便准能躲过今宿这一劫,不再搭理这扫把星去。于是张口欲答应同朋友去那妓馆。正在这时忽觉得一双脚勾上自己腿来,上磨下蹭,缠缠黏黏,好不淫龘亵。赵玉庭假做拾筷子往桌下一瞅,可不正是那白信作的怪。他这边愈挣,那边缠的愈紧,俩人在桌底下来来往往缠闹了几个回合。恰逢此时一个朋友问赵玉庭:“赵兄你呢,可与我们同去?”赵玉庭有心说不去,适时却有桌底下一只脚,正拿着巧劲儿来磨他裆处,弄得个赵生丢盔弃甲投了降,只得回那朋友道“我今儿晚上要回去听家父训话呢,便不陪你们了”,支支吾吾混了过去。

  几人说说笑笑又吃一阵,已近了亥时才各自散了。赵玉庭被桌下那一对不老实的足闹得厉害,起身时直要腿软,最后强自站定了才走出门去。横竖是快要到与那人相约的时候了,赵生索性捡了小道直朝撷花院走了去。白信就在不远处缓缓跟着,也不来与自己说话,赵玉庭心里有些恼他,却不能发作。再说那白生,眼瞅着赵在前头别扭,便成心要吊他胃口,一路远远跟着。直至快到了撷花院,才三步并作两步撵上,去拉他的手。赵玉庭把手一甩,故意快走两步不理他。白信正要伸手讨他便宜,忽的挑了眉毛“咦”了一声。原来方才那赵生衣襟飘起了一瞬,只见他丝绢罗袜上头竟没穿着亵裤,直露出细白的脚踝来。白生心神一荡,嘴里调笑道:“官人,可是为了等我,竟连亵裤也不穿么?”赵玉庭脸上闹了通红,心里头忿忿,索性实话道:“方才弄湿透了,扔了。”白信又揶揄他道:“可真是个淫龘浪小相公,才想着我就湿透了,真弄起来可怎么好呢。”说罢在他屁股蛋儿上一掐,闹得赵生哎呦一下子,别过脸去赌气儿。

  白信也不怕他恼,拉了他手便拐进旁边一个小巷。这勾栏地界儿里头长街短巷是极多的,有那么几个暗巷子,并不住人,平日里到了黑夜,常有些个野妓在路边招了客人,就直接在这巷子里头办事的。你看那三三两两、隐隐约约、摇摇摆摆、咿咿俄俄的,可不尽是些儿野合的鸳鸯。白赵二人便是进了这么个小巷。白生将赵生拉过一棵树后头藏身,然后急色色结实实搂着人嘴儿了一通。赵生胯下物事早已立了起来,却还闹着别扭不愿瞅人。白生自是有法儿治他,竟是蹲下`身来钻进了赵玉庭的衣底去。赵还要挣闹,不想白信已含住他那物事吞吐起来,又舔又嘬,啧啧有声,三两下把个赵生吸得浑身瘫软。白信又将手指探进他屁龘`眼儿,果不其然早已经是湿黏顺溜,捅起来又热又滑,扑扑的作响。这下子白生也按捺不住,站起身来直接撩了赵生衣襟,就见那白腻腻的屁股大腿一并露了出来,极是撩人。白信解开衣带,拿吊出来便要弄他。

  赵玉庭又何曾在这野外人前露过身子,好声央求白信回了撷花院的厢房再肏。白信只顾在后头弄他骚龘穴,答道:“大家各顽各的,谁顾上看别人呢。你若嫌臊就把头埋深些,挡了脸便是。”赵还要张口,却让后面大力一顶给噎住了话头。随后便是铁杵捣肉眼儿,大抽大送,反复肏弄了三五十回。起初赵玉庭还扶着树哈腰站着,随后那腰是越摆越低,屁股是越撅越高,不大一会儿就大开着两腿跪在地上,随着白信那大吊一插一捅,整个身子前后晃个不住,嘴里头也哎哎呦呦的吐不出整音儿来。白信在后头肏弄一阵,捅得那骚眼儿里是啧啧有声,淫龘`水满溢,越弄越觉得滑爽紧热,心里头禁不住又赞了一番这好肛眼儿,然后更加捅得厉害。不时半晌那赵玉庭已被龘插得泄了出来,白信那话儿却还坚硬如杵,索性又将赵玉庭扳在地上仰躺着,分开两条腿来从正面肏龘他。如此再捅上百八十回,见赵生那话儿复来了精神,白信又将赵扶着坐起,靠于树上,两条腿缠到自个儿腰间,把人一下一下地往树上顶。这回赵玉庭再顾不得什么廉耻体面,张着口浪龘叫个不住,什么丢人现眼的话都喊遍了。如此这般再弄了一个多时辰,赵生是已泄了两道,又复硬起来,白生也到了极乐,哆嗦一阵,满管的热精尽数泄入赵的体内,赵玉庭哎呦一声,终是又丢了一回。再看周围,精水淫龘液,狼藉一片。二人足足歇了半晌,才勉强整好衣衫,朝那撷花院走了去。

  而后进了春厢,两人只是沐浴,待歇得精神了又在浴桶中耍弄了一番。白信非要赵玉庭夹着自己的那物事做对子,白信出上句,赵玉庭对下句,对出一字来就顶他一顶。这事情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后眼儿让人捅着可怎还能说出整句儿的话来?结果是简单一个“春惜粉桃前窗落”,下句恁叫个赵生给念成了“秋秋秋秋秋秋秋赏赏赏赏金金金金金金菊后后后后后后后后后后龘庭芳”。

  话说自打那赵玉庭让白信开了窍儿以来,别瞧白日里二人仍是和一群朋友相处,面对面话儿也不多;那私底下幽会缠绵可却从没断过。每隔一天岔二天的,白信就往赵玉庭袖中塞个纸条儿,约他夜里头到春厢私会;二人巫山云`雨倒凤颠鸾,亲嘴儿摸棍儿肏屁股,真真儿没羞没臊,打得火热。却说这白信有一点,他对那赵生总是白天冷清夜里热乎,让人摸不着脾气把不住心意。害赵生每每见了他,又是羞又是念又是躲又是盼,简直同那新过门的小媳妇一般无二。

  再说这天,赵白二人云`雨一番过后,赵生正想多与他亲昵,说些体己的话儿,便开口道:“义之,我还未讲过我的些趣事儿与你听罢。想当初我念私塾时与那程放兄是同学……”话却是刚开头就让白信打断了去:“这不必说了,知道了。”说罢又揽过赵玉庭来蹭鸡儿磨杵,一副只想弄淫作乐的模样。赵生虽然免不了又让他得逞,心里头却不是滋味儿。

  人言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可巧第二天里就叫他瞅见白信跟一个朋友勾肩搭背,咬耳朵使媚眼儿,好不狎昵亲近。这回赵玉庭是着实有些气恼,一想起那姓白的跟他时只想着磨杵肏屁股,跟别人一块儿时倒有说有笑风流快活,这心里头恁地不是滋味。忿忿思量道:“你既跟了别人耍,我索性便也去跟别人耍。又不是没了你那一根棒槌就活不得,老爷我向来肏别人屁股的,还能真叫你调教得转了性子不成。”于是当晚到撷花院,直叫了个顺眼的小官进春厢房里伺候。

  那小官儿皮相娇媚,脾气又乖顺,进了屋便替赵玉庭宽衣解带,趴到身下来舔弄他胯下物事。却不想狎弄许久也不见那玩意打起半分精神。赵生挥挥手叫他退开去,道:“罢了罢了,你先来跳个舞让我瞧瞧。”小官于是又找来一个抚琴的,自己伴着曲儿跳了个新下时兴的胡旋舞。赵生瞅着他跳舞,心思却早不在这边上。只忆着当初那一个冒充的假小官,和着淫曲儿随性摆出来一段艳舞,勾勾搭搭滑不留手地吊人胃口。光这么一想,赵玉庭那孽根便已立起了一半。两个小官一曲罢了,凑上前来讨好道:“官人,可用得着我们两个一块儿伺候您么?”赵生看了眼前两人,一个是柳条儿样柔得能扭出三道弯儿的娇软身段,一个是笋尖儿般嫩得能掐出水儿的俏美脸蛋,却不知怎的提不起丝毫兴趣,反倒觉着腻烦。终而只得极不耐地一挥手道:“爷今儿个心气不顺,你们都退了罢,我要歇了。”两个小官这才唯唯诺诺出去了。

  眼瞅赵生还愣在原处,白信跳下窗台儿,骚答答慢悠悠朝他走过来。直到了跟前儿,赵玉庭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翻回身,拽了被子将自己这狼狈样儿挡个严实。白信心下好笑,刚才那赵生怎的自摸自弄,他早已趴窗户看了一个完整真切,现下再怎么遮盖也晚了。于是上前便掀了他的被子,扯下自己裤带。赵以为他又要来肏弄,只顾将腿夹紧了遮掩耻处,却不想这姓白的捉住他两只手,使裤带给牢牢绑在了床头上。那赵生惴惴道:“义,义之,你这是作甚?”白信却不看他,也不答话,自顾褪下亵裤,撩起长衫,也学刚才赵生自亵的样儿趴在床上撅起腚来,一手摸前头一手弄后头,腰肢一耸一耸,一颤一颤,将个白腻的屁股在赵面前晃个不住。那赵生哪能忍得这般引诱,腿间的那活儿本就硬着,看见这样美景更是怒涨起来,顶头的眼儿里直冒出淫龘`水儿,只盼着扑上前将人吃下肚才好。奈何双手给绑着挣扎不开,只得不住唤道:“好义之,好哥哥,快些过来,让我抱你罢。”

  白信仍是不理他,又转过身来面向赵坐着,大开着双腿,一边捋玉棍儿一边杵淫龘`穴,自弄了好一阵。眼见他那玉棍儿越涨越硬,骚眼儿越捅越湿,吮着那葱白样的手指,一张一翕一紧一驰,真正是百年难见的淫景儿。这赵生看得是口干舌燥欲`火焚身,下`身扭个不住。终于盼到白信自个儿跨坐到赵身上,却只让那屌沿着臀缝儿轻磨慢杵前后逡巡;又使骚眼儿对准了龟龘`头,一圈儿一圈儿地同肛口磨蹭,就是不让那铁杵进门。直看见这边赵玉庭身上潮红孽根怒涨,一声声地告饶,像是着实撑不下去了,这才肯松了后龘`穴,含了赵那根物事进去。他这往下一坐,便将那根直捅到底,委实舒爽痛快。这回白信终于也捺不住了,夹着那屌上上下下猛颠个不住;赵生也在下头使上腰力,一回回的顶他。那边冲这边顶,硬是将那淫根儿送到了最深,把个白信给捅得结结实实,爽利得不行。如此这般你来我往捅了百十回,眼瞧姓赵的舒爽够了,白又恶意使骚眼儿去嘬他那屌。只嘬了两回便让赵玉庭一个寒噤,精水尽数泄了。

  一回弄罢,赵玉庭虽是得足了甜头,却碍于两手被绑着,仍不能尽兴。他休喘一阵,央告白信道:“义之,你绑了我算怎么意思,替我解开了罢。”

  白信却赏他一记白眼道:“解开了,好叫你去寻那些个小官来耍。”

  赵生见他竟似是吃醋模样,心下不由欢喜。但紧接着又想起一茬儿,也是恼怒起来,嗔道:“你当我为甚么去寻小官呢,你自个儿还不是同别的朋友勾作一处,亲热的紧。”

  白信见他原是同自己闹别扭,而且方才又赶走了小官,反而念着自己名字自亵,心里头也是没来由一阵快活,哄着赵生道:“这怎的能与你比,我同其他朋友不过是谈笑罢了。”

  赵玉庭却仍是打不开心里一个死结儿,索性将心声都吐露了:“见你整日里与朋友谈天说地,怎的却连与我说话儿都不肯?上回我要讲些私事儿趣事儿与你听,还未等开头便叫你挡了去。想来你脑中只装着那一件腌臜事罢了。”

  一番话既出口,白信这才明白过来原是这事情害得赵玉庭胡思乱想,又是好笑又是松了一口气道:“什么腌臜事,那才是人间一等一的美事呢。要说我不爱与你谈天,这却是错怪我了。谁不知道春`宵苦短,我与你行那好事还来不及呢,哪有时间浪费在闲话儿上。再说你那些私事趣事,我不是不愿听,而是早就了如指掌的。”

  见赵生面带疑惑,白生叹一口气,只好将老底儿都抖落出来,道:“虽说你与我相识并不久,我却已仰慕你很长一段时候了。我十三岁进京,当时便听说一位年方十五的少年才子誉满京城。而后几年坊间流传你的那些词曲话本,没有一篇是我没看过的。与你相比,我那时虽也稍有点才学,却把功夫都花在研究那里的春宫艳史、龙阳秘戏上,实在惭愧。”

  白生又道:“直到几个月前,我才偶然在勾栏花街那边见着你一回,听朋友说你便是那赵玉庭,回去后竟惦记上了……”说着脸上竟泛了红晕。

  赵生见他难得羞涩可爱,不由凑上去嘴儿对嘴儿狎昵了一番,才接茬问道:“那后来你究竟是怎找的我?”

  那白生低下头去,答道:“那之后我对你日思夜想,还特地寻了间离花街最近的客栈住下,只盼哪日能再遇你一回。总算有一天又在街上听见你赵大官人的大名,却听说原是你在勾栏里头竞标,要买个不知是甚么头牌的初`夜。”说到此处,白信却将脸别到了一边去不叫赵生看见。

  赵玉庭急道:“我的好义之,你倒是先给我解了绳子罢。我现下只想搂你一搂,想的直发慌了。”

  白信回过头扑哧一笑:“谁叫你让我寻的恁苦,正好绑了你来解恨。”又接着忆道:“我听了那消息也不曾详细斟酌,直去买了身女装换上,打算混进妓馆里头来个偷天换日,豁出去冒充妓子与你欢好一回,此生也无憾了。谁知去了一打听才知你买的竟是个小官,叫我白费一番力气。”

  “而后便都是你知道的事情了。那宿之前我也曾听说你只好新鲜口儿的名声,本计划着是让你肏一回屁股便走,再不打算相见的。哪知道……”说到这儿那白信眼中漾出一丝笑模样,凑近了赵玉庭,伸手在他尻眼上摩挲几圈儿,低声道:“哪知道赵大官人竟有这等绝妙好穴,直叫人食髓知味,如罢不能了。”

  赵生听了那话蓦地红了脸,夹住了腿往后退道:“义之你可别,别说笑了,先替我解了绳子可好?”白信摇头,略更往前凑了凑,委屈道:“这可麻烦了。我仰慕赵兄许多年,你却一再负我,自顾满世介风流快活。这些年来我吃的苦、受的罪,可怎么算呢?”赵玉庭心里头跳个不住,道:“那、那自然是,义之你愿意怎么罚、罚我,我都受得。”白信听了这话,勾起嘴角来一哂道:“瞧你那浪骚的样儿,光是想到我要罚你,怕是屁龘`眼里头淫龘`水儿都流出来了罢。”说罢伸手去掰开赵生两腿,果然见那淫根儿已站起了一半,后眼儿也正一张一翕的嘬个不住,真正是一副欠肏的淫龘`荡模样。

  这回可把那赵玉庭直臊得跟火燎的一般。赶紧又并牢了两足,又是羞又是恼地背冲着白信往床上一卧,蜷着腿蹙着眉道:“尽会说些个欺负人的缺德话,不想想是谁害我变成这副德行呢。本来好好的,我平日里并不怎么想这些腌臜事,偶尔有了燥念才去找些小官来败火,耍完了也不留甚么念想。谁想到自打让你给那个了,再见着你,就,就……”白信听得心里极受用,凑上前去问道:“就怎么着?”赵生索性眼一闭心一横道:“浑身起火,坐立难安。”说罢便觉得床有些颤颤巍巍,回头一瞅原是那白生挡了嘴笑个不住。赵面上更窘了,一气之下道:“罢了,你老是这副德行,想必刚才只是拿我当耍子,说些好话哄我的。以后再不同你做那事儿了,你走罢。”这赵玉庭虽是说了这些有骨气的话,却不想想自己现下这幅模样:两手让带子绑着,下`身赤条条,拿个光溜的屁股正对着白信,还有不少的精水淫龘液正顺着臀缝儿大腿根子往下流,实在是唬不了人。白信忍不住伸出手去揉搓那白腻的屁股蛋儿,揉了一阵又觉着不够,欺上前去又舔又咬,嘴里咕哝道:“我是真心爱你,你竟说这些浑话来气我。”赵让他舔弄得一阵哆嗦道:“莫,莫要再闹了,义之,都是我的错儿还不成么。方才那只是些气话,你,你快饶了我罢……”说罢就见白信的脸凑到他面前,鼻尖儿对鼻尖儿嘴对着嘴道:“好我的赵大官人,那依了你看,我该怎么罚你呢?”

  赵玉庭别过脸,羞赧道:“我哪知道能罚些甚么,你爱怎么罚就怎么罚便是。”白生听罢,一边绕到他身后去解那绑手的绳子,一边凑到他耳旁道:“我罚甚么,你都受得么?”那边答道:“受,受得。”声音却是越来越低,连耳朵根儿上都通红了。白信解开了绳子,替他揉了一阵手腕再问道:“那无论我说甚么,你都照做么?”赵生又嗫嚅道:“照做的。”说着心下又是害怕,又是期许,直要恨上自己这淫龘`荡性子,把脸埋了起来才好。只听那白信轻笑一声道:“那先转过去罢。”赵玉庭闻言刚转过身去撅着,就见白信“啪啪”两巴掌打在赵那雪白的屁股蛋上。这边那赵生哎呦一声,屁股上瞬时多了两个殷红的掌印,倒像是雪上落梅,煞是好看。那边白信不再停手,接茬儿“啪”、“啪”地又是几巴掌。这几下分量是拿捏的极好,挨打的只觉又是疼、又是酥麻爽利,连叫唤都从“哎呦”变成了啊啊的骚呻浪吟。你再看那赵玉庭胯下物事,挨一下打它便精神一分,几巴掌下来竟已是剑拔弩张了。白信啧啧称奇道:“官人啊官人,你可真是难得的奇淫种,连挨打都能舒爽到哩。”赵玉庭此时已是意乱情迷,哪还听得到他揶揄,只自顾浪吟道:“好义之、好哥哥别停下,再打狠些,再打狠些罢。”白生听了自是依他,照着那肉臀上一掌一掌地拿着劲儿慢慢打,打两下,便极淫龘亵地揉搓一阵,再打两下,再揉,生生把个俏白屁股打成了红彤彤的熟柿子。

  话说这一宿折腾罢了,恁是赵玉庭那天赋异禀的身子骨也撑得不住;第二日醒来是腰酸背疼,后龘`穴肿胀,浑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只瘫在床上哎呦。白信去招惹他道:“赵兄怎的懒成这样,昨儿一宿可还舒坦么?”赵玉庭哼哼道:“不舒坦,疼。”白信又道:“哪儿疼?”答曰:“底下疼。”白再揶揄道:“咦,这可怎么弄的?”赵生瞪他一眼道:“还不都是你给撞的。”那白信便伸手去给他揉,然手又不甚老实,总叫赵玉庭给拍开。如此这二人又耍闹一阵,再搂着说了些没羞没臊的情话儿,方才穿戴齐整,出撷花院各自奔了家去。

  近日来京城里头依旧热闹。此时间有两位才子正是名声鼎盛,一位姓白,一位姓赵。据说那赵白二人,才华满溢,样貌过人,均是一顶一的风流人物。坊间有传说道:凡那白生或赵生经过之处,姑娘媳妇全趴在门缝处偷偷儿地瞧,街上刮起桃花瓣儿的风,踏过的脚印都带着余香。坊间又传:那二位恰巧正是一对好友,食同皿,寝同衾,共作诗词,合写话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真正是一双璧人。

  这些话到底真假是没人晓得的。不过那勾栏花街里头,却是自有另一番说法:

  这边撷花院里头程官儿道:“我们撷花院,赵白二位官人是常来的。不过怪的是来了却不叫人伺候,只往春厢房里头一钻,不知顽些甚么。”那边熙官儿弹他一个脑奔儿道:“真是个呆头鹅,那白爷跟赵爷,俩人是在里头亲嘴儿肏屁股呢。”“哎呀,这你可莫浑说!”“是真的,我跟瑜桃儿有一回从窗户外头亲眼见着了。赵大官人在底下,让白大官人给肏得啊啊直叫哩。”“可不是,屁股摇晃的可欢,怕是比慧颖儿还浪呢。”“你唬人!以前那赵大官人买小官时候,在床上从来是不冷不热的,怎么会让人肏屁股?”“才不唬你,我也亲眼见过的。”“是的是的,我也想起来了。有一回我瞅见他们二人从春厢里头出来,面儿上瞧着只是并排了走,其实在袖子底下偷偷拉着手儿呢。”这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好不热闹。

  再瞧那边,却是恰逢赵玉庭跟着白信前后脚要进那春厢房,将这番话听了个只字不漏。赵生顿住脚步,扭头便走。那白信在后头追道:“赵兄,赵兄你这是去哪儿?且等我一等……不然咱们一会儿去泛舟游湖?哎哎,你先莫急着走……”那赵生略停下来,见人追上,便板着脸道:“横竖是再也不来这撷花院了。”说罢仍是只顾走,不一会儿却又让白信捉住了手,拉拉扯扯往那湖边儿去了。真真是对子欢喜冤家,刀斩不断的情缘。

  可算得,周郎将那黄盖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并不是所有的美丽都能永远留住,并不是所有的纯真都能永不变色。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