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的生死劫暴露男人通病大彻大悟后总结了一句陆兵炮历史处世

文化秘史 2019-07-11199未知admin

  曾国藩的生死劫,暴露男人通病,大彻大悟后总结了一句处世良言!

  靖港原本静谧的夜色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打破。曾国藩的神情突然凝滞,在船舱中站起身来夺步而出。甲板上,不远处的己方战船上冒出冲天火光,船上水勇也哀嚎叫嚷着跳船。看到此番景象的曾国藩心中一紧,暗道不妙,忙问左右将领:这是怎么回事,被贼人发现了吗?

  将领说:大人,本想到附近靠岸登陆,谁知突然西风渐起,水流变得湍急,无法停泊,被敌军打了先手。

  曾国藩手扶船栏,大拇指来回摩擦着栏杆,深思当下境况。现在正是二月天,西风虽无冬日烈,但江水冰冻刺骨,如不赶紧靠岸停泊,怕是这一千水勇游到岸边时,不被冲走大半,也已因寒江身体僵直,行动迟缓。即便上岸,多半丧失战斗力。

  但如不下船,风急水湍,四十号战船摇摇晃晃,想在水上打几炮都困难。再者,这种体量的小船大风中进退不得,又无有作为,几欲成了太平军水上的四十个免费活靶。况且,挨不得太平军几炮,水勇依旧要跳水。

  万般无奈之下,曾国藩命令众船先靠近岸边。然后船体之间连好绳索,以免被疾风劲水冲乱。全体一千水勇下船后短游一段,由八百陆勇在岸边支援,水军登陆后配合湘军陆兵作战。

  此时也只能如此了。毕竟先前曾国藩因独揽大权得罪了整个湖南官场,且亲朋好友湖南巡抚张亮基调离湖南,曾国藩就没了庇护伞,只剩下自己这个光杆司令。湖南官场上下都选择支持“亲妈的儿子”八旗,对于曾国藩这种从外边捡来充数的湘军,不断打压。

  湖南官场都是老油条,深谙官场斗争,相比得罪土生土长的兵家地主,还不如赶走那外来奉圣谕“乞讨”的曾国藩,如不是有前任巡抚照料,哪有今日之成果?

  往日得力助手左宗棠也因张亮基调离而隐居山林,呼之不出。曾国藩在湖南行事困难重重,如不是手下还有几位得力干将,真就孤木难支了。

  曾国藩中年时期这刚烈性格是万万不愿妥协的,见到对自己有价值的可用之人还能客气一些,即便忍辱,也可面带微笑的称兄道弟;如见那些跟自己耍花花肠子的人,势必要动心思铲除,这样一来就要耽误不少时间,必定贻误军机。

  时间是不能耽误的,毕竟曾夸下海口:三年之内旗举金陵,消灭太平军。吹下的牛要实现不了,脸可是“啪啪”的疼。

  所以曾国藩干脆来一招眼不见心不烦,姑且自己请调衡州。来到衡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凭借衡州地利,创办湘军水师部队。衡州“人傻钱多”,即有人愿意参军,还有人愿意图虚名买官提供军饷,一举两得。

  水师组建没几个月,本想初出茅庐争把胜仗,打一打湖南官场那些险恶小人的嘴脸。可谁知第一仗就惨遭岳州兵败,被太平军牵着鼻子引到洞庭湖,趁机偷袭。

  这一败,原本已经被湖南官场忘记的曾国藩,又成了众人口中的“座上宾”。清朝的败仗似乎触碰不到同僚的“忧患之心”,也不影响同僚们心安理得的拿着国家俸禄说民兵的风凉话。

  曾国藩被挤兑,本想举起巴掌回击,哪想抡了一圈之后打到的居然是自己脸。这“小丑”一般的行径,不但又勾起了湖南同僚的“讥讽欲”,也让自己深陷泥潭,难以自拔。如今之计,也只有再打一次胜仗来证明自己了。

  这次出战兵分两路,曾国藩把另一路大军的指挥权交给满人将领塔齐布,虽然是满人,但乃曾国藩一手提拔,对曾国藩感恩戴德。塔齐布一路大军去攻打湘潭,而曾国藩亲率一路攻打靖港。

  曾国藩此番在战略层面是“稳胜”的,毕竟己方装备比太平军要好一些,新购置的大炮和弹药,射程要比太平军远的多。去攻打靖港的太平军,还是有谱的。虽然湘军水勇战斗经验不足,但只要会“打炮”,就如同“爸爸打儿子”一样,儿子即便想反抗,陆兵炮历史胳膊也不够长。

  计划总是如女人的脸,远观起来很美好,卸妆下便是折磨。曾公计划“丰满”,奈何天公不作美,“爸爸”刚要向“儿子”伸手,突然就崴脚了。太平军自然不傻,趁你病要你命,反正大风大水一时半会退不了,你的站船也就走不了,别的不管,先打一顿解解馋再说。

  端上桌的鸭子还能跑?太平军三下五除二,一盏茶的功夫就给曾国藩的湘勇上了一课。水勇从水里到岸上,被冻得牙齿打颤,陆勇看到这番状况,心里也犯了嘀咕。

  冲上去吧?远方没有大炮支援,而且一千八百人的部队,一千人都在河边冻得哆嗦,就差摩擦生热了。不冲吧?现在战线还没崩溃,肯定会被治罪。

  算了,咬咬牙上吧。八百陆勇呼啦啦的跑上去跟太平军真刀真枪干了一场,不一会就血肉横飞,遍地横尸。曾国藩也架着小船来到岸边,拔出宝剑义愤填膺,扯开嗓子喊了一句“将士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湘军名誉在此一战,都冲上去!”

  水勇们听到主帅发号施令,也顾不得打牙颤,拿起佩刀就顺着陆勇的足迹冲了上去。此时江边炮火连天,哀嚎划破夜空,远处的战船因受太平军炮击着火,又值西风肆虐,所以没一会就火烧连船了。

  曾国藩握紧宝剑,前视远方战况。心想此时唯有死战,否则就会沦为众人口中笑柄。

  不得不说,曾公这次的算盘又打错了。湘勇毕竟是陆军跟随曾国藩最早,征战起来敢死敢冲,懂得互相搭救。即无之恶习,也无之恶性,这是曾国藩治兵的根基。

  但是水勇就不同了,虽来自衡州贫苦之地,争强好胜是其本性,但是不能受挫。故而后来曾国藩在评水勇时说了这样的一段话:偶得小挫,则怯态毕露。一有不慎,则草木皆兵。

  意思就是水师不能受挫,如果受到挫折就会尽显胆怯;而且水师胆儿小,时常疑神疑鬼,看到四周草木,皆以为敌军。

  这段结论,就符合今天的战局。曾国藩让水勇提刀冲上前方,本想置之死地而后生。前边带头的水勇听到曾国藩的激情呐喊,顿时荣辱心爆表,寻思着不能让别人看扁了,于是张牙舞好嗷嗷叫喊着就冲了上去。往前跑了百步,领头的水勇突然看到陆勇的进攻被太平军压了回来,以为溃不成军,哪还顾得上什么荣辱心,转头就向后逃跑。

  后边的水勇看到带头的大哥开始往回跑,均以为彻底败仗。所以顾不上问所以然,扔了刀,抱着肩膀打着牙颤转身就往回跑。

  曾国藩隔着夜色,刚放下宝剑远望前方战况,就听到叫喊声越来越近,心中一凉:难道这么快就全军覆没了?

  等近些,才看到是刚才的水勇跑了回来,曾国藩看到逃兵顿时大怒,这种“畏敌如虎”的作风怎么能在自己的湘军兴起?要不是八旗被斩杀将领就溃散,太平军也不至于一路攻到湖北。

  情急之下,曾国藩抓起宝剑就砍杀了几个逃兵,剑身带出来的鲜血溅到了眼角,不顾擦拭就大喊道:战场逃兵按军法严处,杀无赦。

  奈何自己的声音被掩盖在溃逃之势中,能站在原地不动的也只有那面插在阵前,早已无人看管的湘勇旗帜。

  曾国藩看着眼前溃散的湘军捶足顿胸,却也无可奈何。大势已去,自己也不能在这傻站着,于是就收起宝剑,跟着那些溃散的湘勇一起走了。

  回到自己的战舰上,曾国藩倍感绝望,自己花费半年精力一把屎一把尿带出来的水师,居然如此不堪一击,两战两败,这让自己觉得前途渺茫。仿佛又看到了湖南官场同僚们的那些“笑脸”,好像在说: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陆兵炮历史非要打脸充胖子,露怯了吧?

  曾国藩看这眼前战败的湘勇涕泗横流,不过一会儿就深吸了一口气,苦笑摇头道:罢了,罢了。于是径自走到甲板,单手一撑翻过围栏,跳进了水里。身后的跟班看到之后吓了一跳,急忙呼救,然跳水去捞……

  曾国藩前后跳水两次,皆被救起。此时的曾国藩已经没力气再跳一次,喝着姜汤发呆,突然门外响起了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熟悉声音:诶呦嘿,这点挫折都受不了,我真替你害臊呦。

  来者正是湖南嘴炮一哥左宗棠,左宗棠背着手,探头进了船舱,第一句话并不安慰曾国藩,而是照旧挖苦:兄弟脑袋怎么了?湘军不想要了吗?居然这么急着死?还好我没给你当军师,否则这人就丢大了。

  曾国藩听到左宗棠的嘲讽,心又凉了半截。连左宗棠都知道自己兵败跳水了,凭借这张滔滔不绝的嘴,不出一天整个湖南官场就都得知道这件事儿,脸丢到家咯。

  这一次,是曾国藩的挽尊之战,是想给湖南官场看看自己的能力,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但没挽尊,反而给他们添了一剂笑料。陆兵炮历史这还不止,就连咸丰皇帝也生气了,下旨撤了曾国藩在京城的礼部尚书一职,这次曾国藩彻彻底底一点权力没有了,只剩团练大臣的虚衔,连京城都回不去了。

  接踵而来的挫折也许并不是坏事,往往在把自己打回原形之后,才能看到自己的根本。曾国藩四十岁时想写《挺经》,宣扬刚强的一面。而晚年却回忆说:大彻大悟乃知自己全无本领,凡是都得见人家有几分是处。

  这一刚一柔之心态转变,不都是一次次爬坑爬出来的吗?总是经历了,才自知可以承受的生命之重到底有多重,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是有多轻。

  何独曾公,世人皆如此,磨砺总是财富,雨后才见天晴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