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宝典历史? 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的历史来历是什么?

文化秘史 2019-09-11123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葵花宝典》是一位宦官所作。辟邪剑法,是从《葵花宝典》残篇中悟出的武功,两者系出同源。

  《葵花宝典》是一位宦官所作。这样一位大高手,为什麽在皇宫中做太监,那是谁也不知道。至於宝典中所载的武功,却是精深之极,三百多年来,始终无一人能据书练成。百余年前,这部宝典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其时莆田少林寺方丈红叶禅师,乃是一位大智大慧的了不起人物,依照他的武功悟性,该当练成宝典上所载武功才是。

  但他研究多年,直到逝世,始终没有起始练宝典中的武功。

  一日华山派的岳肃和蔡子峰到莆田少林寺作客,偷看到《葵花宝典》。其时匆匆之际,二人不及同时阅遍全书,当下二人分读,一人读一半,后来回到华山,共同叁悟研讨。不料二人将书中功夫一加印证,竟然牛头不对马嘴,全然合不上来。二人都深信对方读错了书,只有自己所记的才是对的。华山的剑气二宗之分由此而起。

  红叶禅师不久发现此事,他知道这部宝典所载武学不仅博大精深,且蒹凶险之极。这最难的还是第一关,只消第一关能打通,到后来也没什麽。第一关只要有半点岔差,立时非死即伤。红叶当下派遣得意弟子渡元禅师前往华山,劝论岳蔡二位,不可修习宝典中的武学。

  渡元禅师上得华山,岳蔡二人对他好生相敬,承认私阅《葵花宝典》,一面深致歉意,一面却以经中所载武学向他请教。殊不知渡元虽是红叶的得意弟子,宝典中的武学却未蒙传授。当下渡元禅师并不点明,听他们背诵经文,随口加以解释,心中却暗自记下。渡元禅师武功本极高明,又是绝顶机智之人,听到一句经文,便己意演绎几句,居然也说来头头是道。

  不过岳蔡二人所记的本已不多,经过这麽一转述,不免又打了折扣。渡元禅师在华山上住了八日,这才作别,但从此却也没再回到莆田少林寺去。不久红叶禅师就收到渡元禅师的一通书信,说道他凡心难抑,决意还俗,无面目再见师父云云。

  由於这一件事,华山派弟子偷窥《葵花宝典》之事也流传於外。

  展开全部方证点了点头,说道:“令狐掌门,你可听到过‘葵花宝典’的名字?”

  令狐冲道:“曾听晚辈师父提起过,他老人家说,‘葵花宝典’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秘笈,可是失伟已久,不知下落。后来晚辈又听任教主说,他曾将‘葵花宝典’传给了东方不败,然则这部‘葵花宝典’,目下是在日月教手中了。”方证摇头道:“日月教所得的残缺不全,并非原书。”令狐冲应道:“是。”心想武林中的重大隐秘之事,这两位前辈倘若不知,旁人更不会知道了,料来有一件武林大事,即将从方证大师口中透露出来。

  方证抬起头来,望着天空悠悠飘过的白云,葵花宝典历史说道:“华山派当年有气宗、剑宗之分,一派分为两宗。华山派前辈,曾因此而大动干戈,自相残杀,这一凶你是知道的?”令狐冲道:“是。只是我师父亦未详加教诲。”方证点头道:“本派中同室操戈,实非美事,是以岳先生不愿多谈。华山派所以有气宗、剑宗之分,据说便是因那部‘葵花宝典’而起。”

  他顿了一顿,缓缓说道:“这部‘葵花宝典’,武林中向来都说,是前朝皇宫中一位宦官所著。”令狐冲道:“宦官?”方证道:“宦官就是太监。”令狐冲点头道:“嗯。”方证道:“至天这位前辈的姓名,已经无可查考,以他这样一位大高手,为什么在皇宫中做太监,那是更加谁也不知道了。至于宝典中所载的武功,却是精深之极,三百余年来,始终无一人能据书练成。百余年前,这部宝典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其时莆田少林寺方丈红叶禅师,乃是一位大智大慧的了不起人物,依昭他老人家的武功司性,该当练成宝典上所载武功才是。但据他老人家的弟子说道,红叶禅师并未练成。更有人说,红叶禅师参究多所,直到逝世,始终就没起始练宝典中所载的武功。”

  令狐冲道:“说不定此外另有秘奥诀窍,却不载在书中,以致以红叶禅师这样的智慧之士,也难以全部领司,其至根本无从着手。”

  方证大师点头道:“这也大有可能。老衲和冲虚道兄都是无缘法见到宝典,否则虽不敢说修习,但看看其中到底是些什么高深莫测的文字,也是好的。”

  冲虚微微一笑,道:“大师却动尘心了。咱们学武之人,不见到宝典则已,要是见到,定然会废寝忘食的研习参悟,结果不但误用了清修,反而空惹一身烦恼。咱们没有缘份见到,其实倒是福气。”

  方证哈哈一笑,说道:“道兄说得是,老衲尘心不除,好生惭愧。”他转头又向令狐冲道:“据说华山派有两位师兄弟,曾到莆田少林寺作客,不知因何机缘,竟看到了这部‘葵花宝典’。”

  令狐冲心想:“‘葵花宝典’既如此要紧,莆田少林寺自然秘不示人。华山派这两名师兄弟能够见到,定是偷看。方证大师说得客气,不提这个‘偷’字而已。”

  方证又道:“其时匆匆之际,二人不及同时遍地阅全书,当下二人分读,一个人读一半,后来回到华山,共同参悟研讨。不料二人将书中功夫一加印证,竟然年头不对马嘴,全然合不上来。二人都深信对方读错了书,只有自已所记得的才是对的。可是单凭自己所记得的一小半,却又不能依之照练。两个个本来亲逾同胞骨肉的师兄弟,到后来竟变成了对头冤家。华山派分为气宗、剑宗,也就由此而起。”

  令狐冲道:“这两位前辈师兄弟,想来便是岳肃和蔡家子峰两位华山前辈了?”岳肃是华山气宗之祖,蔡子峰则是剑宗之祖。华山一派分为二宗,那是许多年前之事了。方证道:“正是。岳蔡二位么阅‘葵花宝典’之事,红叶禅师不久便即发觉。他老人家知道这部宝典中所载武学不但博大精深,兼且凶险之极。据说最难的还是第一关,只消第一关能打通车,以后倒也没有什么。天下武功都是循序渐进,越到后来越难。这葵花宝典最艰难之处却在第一步,修习时只要有半点岔差,立时非死即伤。当下派遣他的得意弟子渡元禅师前往华山,劝谕岳蔡二位,不可修习宝典中的武学。”

  令狐冲道:“这门武功竟是第一步最难,如果无人指点,照书自练,定然凶险得紧。但想来岳蔡二位前辈并未听从。”方证道:“其实,那也怪不得岳蔡二人。想我辈学武之人,一旦得窥精深武学的秘奥妙,如何肯不修习?老衲出家修为数十载,一旦想到宝典的武学,也不名起了尘念,冲虚道兄适才以皮见笑。何况是俗家武师?不料渡元禅师此一去,却又生出一番事来。”令狐冲道:“难道岳蔡家二位,对渡元禅师有所不敬吧?”

  方证摇头道:“那倒不是。渡元禅师上得华山,岳蔡家二人对他好生相敬,承认私阅‘葵花宝典’,一面深致歉意,一面却以经中所载武学,向他请教。殊死不知渡元禅师虽是红叶禅师的得意弟子,宝典中的武学却是未传授意。只因红叶禅师自己也不大明白,自不能以之传授弟子,岳蔡二人只道他定然精通宝典中报载的学问,那想得到其中另有原由?当下渡元禅师并不点明,听他们背育经言,随口解释,心下却暗自记忆。渡元禅师武功本极高明,又是绝顶机智之人,听到一句经文,便以己意演绎几句,居然也说来头头是道。”

  令狐冲道:“这样一来,渡元禅师反从岳蔡二位那里,得悉了宝典中的经方?”方证点头道:“不错。不过岳蔡二人所记的,本已不多,红过这么一转壕,不免又打了折扣。据说渡元禅师在华山之上住了八日,这才作别,但从此却也没再回莆田少林寺去。”令狐冲厅道:“他不再回支?却到了何处?”方证道:“当时就无人得知了。不久红叶禅师收到渡无禅师的一通书信,说道他凡心难抑,决意还俗,无面目再见师父云云。”令狐冲大为奇怪。

  方证道:“由天这一件事,少林下院和华山派之间,便生了许多嫌隙,而华山弟子偷窥‘葵花宝典’之事,也流传于外。过不多时,即有十长老攻华山之举。”

  令狐冲登时想起在思过崖后洞察所见的骷髅,以及石壁上所刻的武功剑法,葵花宝典历史不禁“啊”的一声。方证道:“怎么?”令狐冲脸上一红,道:“打断了方丈的话题,恕罪则个。”

  方证点了点头,说道:“算来那时候连你师父也还没出世呢。十长老攻华山,便是想夺这训‘葵花宝典’,其时华山派已与泰山、嵩山、恒山、衡山四派结成了五岳剑派,其余四派得讯便即来援。华山脚步下一场大战,十长老多数身受重伤,铩羽而去,但岳肃、蔡子峰两人均在这一役中毙命,而他二人所笔录的‘葵花宝典’残本,也给夺了支,因此这一仗的输赢却也难说得很。五年之后卷土重来。这一次十长老有备而来,对五岳剑派剑术中的精妙之着,都想好了破解之法。冲虚道兄与老衲推想,十长老武功虽高,但要在短短五年之内,尽破五岳剑派的精妙剑招,多半也还是由于从‘葵花宝典’中得到了好处。二次决斗,五岳剑派着实吃了大亏,高手耆宿,死伤惨重,五派许多精妙剑法从此失传洇没。只是那十长老却也不得生离华山。想像那一场恶战,定是惨烈非凡。”

  令狐冲道:“晚辈曾在华山思过崖的一个石洞之中,见到这十长老的遗骨,又见到石壁上刻下的若干题字。”冲虚道:“有这等事?题字中写些什么?”令狐冲道:“有十六个大字,写的是‘五岳剑派,无耻下流,比武不胜,暗算害人。’此外还有许多小字,都是咒骂五岳剑派卑鄙无赖,不要脸等等。”冲虚道:“华山派怎地容得这些诽谤谤的字迹留在石壁之上,这倒奇了。”令狐冲道:“这石洞是晚辈无意中发见的,旁人均不知道。”当下将如何发见这石洞察的经过说了,又说那使斧之人以利斧开山数百丈,却只相差不到一尺,力尽而死,毅力可佩,而命运之蹇,着实令人可叹。

  方证大师道:“使斧头的?难道是十长老中的‘大力神魔’范松?”令狐冲道:“下是!石壁上刻有一行字,说‘范松赵鹤破恒山剑法于此’。”方证道:“餐鹤?他是十长老中的‘飞天神魔’。他是不是使雷震挡的?”令狐冲道:“这个晚辈却不知道,但石洞中地下,确有一具吉震挡。晚辈记得石壁上题字,破了华山派剑法的,是两个姓张的,叫什么张乘风、张乘云。”方证道:“果然不错,‘金猴神魔’张乘风,‘白猿神魔’张乘云,乃是兄弟二人,据说所使命兵刃是熟铜棍棒。”令狐冲道:“正是。石壁上图形,确是以棍棒棒破了我华山派的剑法,设想之奇,令人叹服。”

  方证道:“从你所见者推想,似乎十长老中了五岳剑派的埋伏,被诱入山洞之中,囚禁了起来,无法脱身。”令狐冲道:“晚辈也这么想,料想因此这些人心怀不平,既在石壁上刻字痛骂五岳剑派,又刻下破解五岳剑派的法门,好使后人得知,他们并非战败,只是误中机关而已。石壁上所刻华山派剑法,确是精妙非凡,我师父师娘似乎并不知晓。此中缘故,晚辈一直大惑不解,适才听了方丈大师述说往事,才知华山派前辈大都在此役中丧命,这些高招就此失传。恒山、泰山竺四派想来也是这样。”冲虚道:“确是如此。”

  令狐冲道:“在十长老的骷髅之旁,还有好几柄长剑,却是五岳剑派的兵刃。”

  方证出了一会神,道:“那就难以推想了,说不定是十长老从五岳剑派手中夺来的。你在后洞中所见,一直没跟人说起过?”令狐冲道:“晚辈发见了后洞中的奇事之后,变故迭生,一直没机缘向师父、师娘提起此事。风太师叔却早就知道了。”

  方证点头道:“我方生师弟当年曾与风老前辈有数面之缘,颇受过他老人家的恩惠。方生师弟说道,你的剑法确是风老前辈嫡传。我们只道风老前辈当年在华山气剑两宗火拼之后便已仙去,原来尚自健在,实乃可喜。”

  冲虚道:“当年武林中传说,华山两宗火拼之时,风老前辈刚好在江南娶亲,得讯之后赶回华山,剑宗好手已然伤亡殆尽,一败涂地。否则以他剑法之精,倘若参与斗剑,气宗无论如何不能占到上风。风老前辈随即发觉,江南娶亲云云,原来是一场大骗局,他好岳丈暗中受了华山气宗之托,买了个来冒充小姐,将他羁绊在江南。风老前辈重回江南岳家,他的假岳丈全家早已逃得不知去向。江湖上都说,风老前辈恼怒羞愧,就此自刎而死。”

  方证连使眼色,要他住口。冲虚却装作并未会意,最后才道:“令狐掌门,贫道对风老前辈好生敬仰,决不敢揭他老人家的旧日隐私。今日所以重提此事,是盼你明白,英雄难过美人关,大丈夫一时误中奸计,那也算不了什么,只是不可愈陷愈深。”

  令狐冲知他其意所指,说的是盈盈,他言语中比喻不伦,不过总是一番好意,当下喟然不答,寻思:“风太师叔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过崖畔隐居,原来是忏悔前过,想是他无面目见武林中同道,因此命我决计不可泄露他的行踪,又说从此不再见华山派之人。他一生遭遇极惨,数十年来孤单寂莫,待我大事一了,须得上思过崖去陪陪他说话解闷才是。我现下已不属华山派,去拜见他老人家,不算是不遵嘱咐。”

  三人说了半天话,太阳快下山了,照映得半天皆红。方证道:“华山派岳肃、蔡子峰二人录到‘葵花宝典’不久,便即为十长老所杀,两人都来不及修习,宝典又给夺了去。因此华山派中没人学到宝典中的丝毫武功。但两人由于所见宝典经文不同,在武学上重气、重剑的偏歧,却已分别跟门人弟子详细讲论过,华山派后来分为气剑两宗,同门相残,便种因于此。说这部宝典是不祥之物,也不为过。”冲虚点头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本来就是这个道理。”方证道:“得到了岳蔡二人手录的宝典残本,恐怕也没什么得益。十长老惨死华山,那不必说了。令狐掌门说道,任教方将那宝典传给了东方不败。那么两人交恶,说不定也与这部手录本有关。其实这部手录本残缺不全,本上所录,只怕还不及林远图所悟。”

  令狐冲问道:“林远图是谁?”方证道:“嗯,林远图便是你林师弟的曾祖,福威镖局的创办人,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镇慑群小的便是他了。”令狐冲道:“这位林前辈,也曾得见‘葵花宝典’吗?”方证道:“他便是渡元禅师,便是红叶禅师的弟子!”令狐冲身子一震,道:“原来如此。”方证道:“渡元禅师本来姓林,还俗之后,便复了本姓。”

  令狐冲道:“原来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震江湖的林前辈,便是这位渡元禅师,那真是料想不到。”那天晚上衡山城外破庙中林震南临死时的情景,蓦地里涌上心头。方证道:“渡元就是图远。这位前辈禅师还俗之后,复了原姓,却将他法名颠倒过来,取名为远图,后来娶妻生子,创立镖局,在江湖上轰轰烈烈的干了一番事业。这位林前辈立身甚正,吃的虽是镖局子饭,但行侠仗义,急人之难,他不在佛门,行的却是佛门之事。一个人只要心地好,心即是佛,是否出家,也没多大分别。红叶禅师当然不久即知,这林镖头便是他的得意弟子,但听说师徒之间,以后也没来往。”

  令狐冲道:“这位林前辈从华山派岳蔡二位前辈口中,获知‘葵花宝典’的精要,不知那‘辟邪剑谱’又从何而来?而林家传下来的辟邪剑法,却又不甚高明?”

  方证道:“辟邪剑法是从葵花宝典残本中悟出来的武功,两者系出同源,但都只得到了原来宝典的一小部分。”转头向冲虚道:“道兄,剑法之道,你是大行家,比我懂得多了,这中间的道理,你向令狐少侠说说。”

  冲虚笑道:“你这么说,若非多年知己,老道可要怪你取笑我了。当今剑术之精,除了风老前辈,又有谁及得上令狐少侠?”方证道:“令狐少侠剑术虽精,剑道上的学问却远不及你。大家是自己人,无话不说,那也不用客气。”

  冲虚叹道:“其实以老道之所知,与剑道理中浩好烟海的学问相比,实只太仓一粟而已。将来也不知是否得有机缘拜见风老前辈,向他老人家请教疑难。”向令狐冲道:“今日林家的辟邪剑法平平无奇,而林远图前辈曾以此剑法威震江湖,却又绝不虚假。当年青城派掌门长青子,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却也败在林前辈手下。今日青城派的剑法,可就比福威镖局的辟邪剑法强得太多,葵花宝典历史其中一定别有原因。这个道理,老道已想了很久,其实,天下学剑之士,人人都曾想过这个道理。”

  令狐冲道:“林师弟家破人亡,父母双双惨死,便是由于这个疑团难解而起?”

  冲虚道:“正是。辟邪剑法的威名太甚,而林震南的武功太低,这中间的差别,自然而然令人推想,定然是林震南太蠢,学不到家传武功。进一步便想,倘若这剑谱落在我手中,定然可以学到当年林远图那辉煌显赫的剑法。老弟,百儿年来以剑法驰名的,原不只林远图一人。但少林、武当、峨嵋、点苍、青城以及五岳剑派诸派,后代各有传人,旁人决计不会去打他们的主意。只因林震南武功低微,那好比一个三岁娃娃,手持黄金,在闹市之中行走,谁都会起心抢夺了。”

  令狐冲道:“这位林远图前辈既是红叶禅师的高足,然则他在莆田少林寺中,早已学到了一身惊人武功,什么辟邪剑法,说不定只是他将少林派剑法略加变化而已,未必真的另有剑谱。”

  冲虚道:“这么想的人,本来也是不少。不过辟邪剑法与少林派武功截然不同,任何学剑之士,一见便知。嘿嘿,起心抢夺剑谱的人虽多,终究还是青城矮子脸皮最老,第一个动手。可是余矮子脸皮虽厚,脑筋却笨,怎及得上令师岳先生不动声色,坐收巨利。”

  令狐冲脸上变色,道:“道长,你……你说什么?”

  冲虚微微一笑,说道:“那林平之拜入了你华山门下,辟邪剑谱自然跟着带进来了。听说岳先生有个独生爱女,也要许配你那林师弟,是不是?果然是深谋远虑。”

  令狐冲初时听冲虚说‘令师岳先生不动声色、坐收巨利’,辱及师尊,颇为忿怒,待又听他说到师父‘深谋远虑’,突然想起,那日师父派遣二师弟劳德诺乔装改扮,携带小师妹到福州城外开设酒店,当时不知师父用意,此刻想来,自是为了针对福威镖局。林震南武功平平,师父如此处心积虑,若说不是为了辟邪剑谱,又为了什么?只是师父所用的策略乃是巧取,不像余沧海和木高峰那样豪夺罢了。随即又想:“小师妹是个妙龄闺女,师父为什么要她抛头露面,去开设酒店?”想到这里,不由得心头涌起一阵寒意,突然之间省悟:“师父要将小师妹许配给林师范弟,其实在他二人相见之前,早就有这个安排骨了。”

  方证和冲虚见他脸上阴晴不定,神气甚是难看,知他向来尊敬师父,这番话颇伤他的脸而。方证道:“这些言语,也只是老衲与冲虚道史闲谈之时,胡乱推测。尊师为人方正,武林中向有君子之称。只怕我们是以小人之心,妄度君子之腹了。”冲虚微微一笑。

  令狐冲心下一片混乱,只盼冲虚所言非实,但内心深处,却知他每句话说的都是实情,忽然又想:“是了,原来林远图前辈本是和尚,因此他向阳巷老宅之中,有一佛堂,而那剑谱,又是写在袈裟上。猜想起来,他在华山与岳肃、蔡家子峰两位前辈探讨葵花宝典,一字一句,记在心里,当时他沿是禅师,到得晚上,便笔录在袈裟之上,以免遗忘。”

  冲虚道:“时至今日,这部葵花宝典上所载的武学秘奥,手中有一些,令师岳先生手上有一些。你林师弟既拜入华山派门下,左冷禅便千方百计的来找岳先生麻烦,用意显然有二:一是想杀了岳先生,便于他归并五岳剑派;其二自然是劫夺辟邪剑谱了。”

  令狐冲连连点头,说道:“道长推想甚至是。那宝典原书是在莆田少林寺,左冷禅可知道吗?倘若他得知此事,只怕更要去滋扰莆田少林寺。”

  方证微笑道:“莆田少林寺中的‘葵花宝典’早已毁了。那倒不足为虑。”令狐冲奇道:“毁了?”方证道:“红叶禅师临圆寂之时,如集门人弟子,说明这部宝典的前因后果,便即投入炉中火化,说道:‘这训武学秘笈精微奥妙,但其中许多关键之处,当年的撰作人并未能妥为参通解透,留下的难题太多,成其是第一关难过,不但难过,简直是不能过、不可过,流传家后世,实非武林之福。’他有遗书写给嵩山本寺方丈,也说及了此事。”

  令狐冲叹道:“这位红叶禅师前辈见识非凡。倘若世上从来就没有‘葵花宝典’,这许许多多变故,也就不会发生。”他心中想的是:“没有葵花宝典,就没有辟邪剑法,师父就不会安排骨将小师妹许配给林师弟,林师弟不会投入华山派门下,就不会遇风小师妹。”但转念又想:“可是我令狐冲浮滑无行,与旁门左道之士结交,又跟葵花宝典有什么干系了?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种因,自己得果,不用急天忧人。”

  谁知道《笑傲江湖》里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的来历在哪章??

  笑傲江湖里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是什么关系?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网站首页 历史频道 国内秘史 国际秘史 娱乐秘史 财经秘史 体育秘史 文化秘史 军事秘史 房产秘史 教育秘史 历史朝代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历史小说 人类历史 历史典故 历史故事 历史人物 历史意义

Copyright © 2002-2020 周天秘史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